第十一章小白兔想捕蛇(1 / 2)

彭禹三人坐在老槐下等待半响,未见王老归来。

“颛阳,不如咱们……”

“闭嘴,老实待着。”

颛阳怀抱宝剑,和彭禹面对面坐着。他神情有些慌乱,眼神往四周乱飘。

看到时不时窜过去的小蛇,他脸上闪过惊慌。直到小蛇离开,才松口气。

他默默给自己打气:安心,安心,王老的驱蛇咒足以避开这些长虫。淡定,淡定……

颛阳心神杂乱时,彭禹也在眼珠乱转,暗忖:这里是蛇山,我又有龙蛇筑基术。今天无论如何都要抓一条灵蛇练功。但显然,颛阳不可能放任我离开他的视线。所以……

我不能就山,就让山自己来靠我。

彭禹摆出和煦的笑容:“你们吃东西吗?”

他掏出朱红漆盒,第一层是两碟金丝虾蓉饼,第二层是枣泥梅花酥、金银肘子,第三层是一盅冒着热气的竹实羹。

“咦?你出来还带了吃的?”

“出门前,专门跑去膳房拿了三天吃食。”当然,也全部写在账本上了。

“准备倒是充足。”闻着食盒里的香气,颛阳忍不住下手。

趁此机会,彭禹又拿出两个食盒:“过来搭把手,咱们野餐。”不着痕迹间,把龙涎香炉摆好。

看六皇子凭空取物,颛阳想起一事:说来,我从入宫开始,就没见过六皇子的乾坤法宝。

以前,颛阳怀疑六皇子的乾坤法宝是玉带或者佩环。但眼下六皇子换成平民衣服,根本没那些奢侈品。却仍不见乾坤法宝,莫非是血炼后藏在身体里的?

彭禹点燃香炉,袅袅白烟升腾。

颛阳嗅嗅,依稀觉得味道有点熟。但世家皇族使用熏香本乃寻常事,他就没当回事,自顾自吃着牡丹糕。

一条小蛇从远处草丛爬来。当靠近雄黄金圈时,小蛇暴毙而亡。

颛阳看到小蛇出现,心中紧张一下。当看到小蛇暴毙,才把嘴里的点心放心吞下,含糊道:“殿下,看到了吗?千万别出去。你看这蛇呈三角头,必是毒种。”

“嗯嗯,知道,知道,我不出去。”彭禹心下嗤笑:我在地球又不是没见过蛇,没吃过蛇?还用你说?

两界固然不同,但一些基本生物形态还是可以借鉴。

彭禹好心拿梅花酥递给江陵:“你也吃吧。好几天的路程,总不能一直饿肚子。”

“没事,我辟谷。”江陵比较谨慎,他对彭禹拿出来的东西有点不放心。

彭禹见了,主动捏起上面一块梅花酥扔嘴里。

“如何?”

“……”江陵一脸迟疑。

颛阳又解决一块虾饼:“给你,你就拿着。放心,这种地方,你还怕殿下坑咱们不成?”

于是,江陵接过来,对彭禹道了一声谢,在一旁小心吃着。

“来,再给你一碗竹实羹。”彭禹又不知从哪掏出一个碗,给江陵舀了一勺羹汤。

颛阳:“我也来一碗。”

“好嘞。”看这对主仆毫无提防之心,彭禹心中满意:这样一来,回头自己从千年冢拿戒指跑路,随便下点药就成。哦,对了,要防王老。那可是顶级仙道高手,也是医药大家。

过一会儿,死在金圈外的蛇尸越来越多。

颛阳从一开始的紧张,到后来全然不害怕外头的蛇尸,只是略有一些奇怪:“就算蛇山里的毒蛇多,可也不能一直往这边来吧?而且看到这么多同族尸体,竟然还要前赴后继?”

他琢磨不对,四下张望,最后目光落在白烟滚滚的香炉上。

“有点不对……”

男孩爬起来,走到彭禹身边。

彭禹一脸茫然,捏着点心问:“不吃了吗?”

“等会。”端起龙涎香炉,颛阳打开一瞧。里面正烧炙一段绑着红线的碧绿草杆。

“尤龙草制作的龙涎香?”

这下,气得颛阳差点把香炉砸了:“昆昊!你……你故意的吧?”

“故意什么?“彭禹放下小点心,用懵懂天真的大眼睛看向颛阳。那无辜无邪的姿态,好像根本不清楚颛阳在说什么。

“你故意引来毒蛇,你找死啊!”

看看金圈外面,色彩斑斓的蛇群已经把他们全部围住。

“什么?这东西能引蛇?”彭禹一脸惊讶:“不会吧?这是我出宫时随手拿来的香炉。”

“装,你就装吧。”

十二年前,龙宫灭门。各种龙族用品流入神朝世家,龙涎香已经成为勋贵们常备的香料。要说六皇子不了解龙涎香的用途,那才是咄咄怪事。

颛阳掐灭龙涎香:“五百年火候的尤龙草?糟糕,陵光,别吃了。小心戒备,这家伙的龙涎香已经能把蛇王引出来。”

何止是蛇王,六皇子出品岂有次货?

六皇子的龙涎香炉,原是龙王御用之物,配合五百年火候的尤龙草,足以吸引真龙降世。

噹——

颛阳抽出宝剑,气急败坏:“我决定了!等回去了,一定要辞掉伴读。这位置谁爱要谁要。本公子不伺候了!”

六皇子这个大麻烦,一天不惹事就不舒服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