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二章龙宫使者(1 / 2)

“内丹?”王老抬头:“殿下要蛇王内丹做什么?”

他修炼仙道,也想要蛇王内丹。而且对眼下的六皇子,蛇王内丹有什么用?

彭禹仗着身份,知道王老不敢跟自己抢,索性把龙蛇筑基术告知。

“《混元天龙经》有一门独特筑基术,需龙血、蛇丹……”

听彭禹简单描述,王老直接否了。

“殿下想要尝试,回天宫再说。这里没有药奴,岂能让您冒险。”

大昆神朝的皇子帝女皆是千金贵体。他们想要修炼功法,需先找太医检查,然后让药奴尝试一遍。等药奴尝试,确定没有风险,才会容许修行。

这才是最正经的天宫规矩。

什么随便一部天书,皇子们得到后如饥似渴,看也不看直接修炼,那就是笑话。

但彭禹根本没打算回去。

他浅笑道:“这不是有王老您吗?有您在,能有什么大风险?我自己尝试一下就是,何必牵扯外人?”

王太医心中一动,如果让殿下尝试,不论成功与否都把他救活,那么当初他血脉出问题,或许能推锅到这件事。是六殿下自己把血脉折腾坏了?

不不不,这样一来我照样难逃一死。毕竟俩小孩和一个仆人,我这个太医令的责任最大。神皇得知,肯定砍我头。但是太医院其他人能活……

他心中,天平开始摆动。一边是自己,一边是其他人几十条,乃至几百条人命。

“还是我来吧。”颛阳开口道:“我先试试,如果可以,再让殿下尝试。如果不行,那就作罢。”

江陵脸色大变:“公子,不可!”

“没什么不可以。我命格和殿下相合,体质也有相通互补的地方。不然,神皇也不会让我来做殿下的伴读。”

本来嘛,伴读不就是替他领罚的?

“而且要是成功,我或许也能得到点好处。”

离荒蛇王的名头,他也曾听闻。

其母乃地阴王蛇一脉,至阴至寒。其父又是至阳至刚的真龙,他生来汇聚龙蛇血统,十分特殊。以其练功,对自己修炼武道也有好处。

颛阳开口,王太医心中天平停摆,马上道:“可以,老夫帮你准备。”

“不过这么大一颗内丹,根本用不了。三分之一差不多就足够一人筑基。”

江陵一听:“那还是我先来……”

王老满脸嫌弃:“你天罡境的武体,用龙蛇内丹根本没有风险,也没啥可记录实验的。这龙蛇筑基术顾名思义,是小娃娃们筑基用的东西。眼下,的确适合三公子和六殿下。”

几人收拾战场,选择在蛇山再度停留一日。而他们挑选的落脚地,就是蛇王的洞府。

因离荒蛇王一路爬行,众人顺着痕迹找到蛇王潜藏之地,一个隐秘的洞穴。

“原来他藏身地下溶洞?难怪好几次来,都没找到入口。”王老带着三人下潜蛇穴。这里还有许许多多的幼蛇,四人进来后,石壁缝隙间露出一条条丝丝蛇信,莹莹蛇瞳注视着四人。

看到密密麻麻的蛇群,颛阳吓得头皮发麻。

王老:“不好,殿下先出去,我们三人清理一番,稍后殿下再进来。”

他托起雄黄珠护身,带三人重新退回门口,布置一道驱蛇咒。

颛阳举手:“那个……我也留下。”

“不行,三公子跟我下去。说不得,一会儿还需要你帮忙。”

王老冲颛阳打了个眼色,颛阳立刻明白。虽然不愿意跑去蛇穴,但还是咬牙跟上。

“陵光,跟着我,别走远了。”

往门口看了一眼,彭禹乖巧坐在金圈内,笑眯眯冲三人招手示意。

等走出一截后,颛阳跟王老聊起龙蛇筑基术。

“三公子,关于殿下的血脉有损,他本人清不清楚?”

颛阳一琢磨,明白了:“王老怀疑,殿下选择龙蛇筑基术,是为恢复血脉?”

小心避开两侧的蛇洞,颛阳犹豫回答:“应该不知道吧?我没跟他说,他应该也没发现。假如他知道,只要转述神皇,咱们都没命了。”

彭禹穿越苏醒,王老当场刺指取血,进行检查。

结果发现:六皇子体内的昆吾神血消失一空,宛如凡人。

这事情要是传出去,为保皇族血脉神圣,六皇子再不能居住天宫。而以神皇对六皇子的偏爱,如果打算隐瞒此事。那么此事的知情人有一个算一个,都要封口弄死。

所以,太医们和颛阳不敢直接告诉神皇。

当神皇打算为六皇子做全面检查,演测魂魄和血脉时,他们也吓得够呛。彭禹这次出逃,虽然颛阳和王老很不赞同,但也误打误撞,帮他们拖延时间。

一个担心灵魂检查,一个担心血脉检查,正好不谋而合。

“王老。殿下所谓的筑基术,真能修复血脉?”

“龙蛇筑基术是一门增强体质的手段,能附着龙气护体。对殿下的昆吾神脉,没有太大帮助,但或许会有一点刺激。我怀疑,殿下之所以突然用这种筑基方式,应该是察觉到了什么。”

这才是王老同意六皇子实践筑基术的原因。

“说来,三公子方才愿意主动实验,也是想借助筑基术,让殿下刺激一下血脉?”

“有这方面。顺带也让他多几分保命之力。至少肉身强固,不容易死。”

想到不久之后去五华宫的一路刺杀,颛阳心头沉甸甸的。

……

彭禹乖巧地坐在金圈内。

“颛阳那小子倒是放心我,就不怕我再跑了?不对,他是有话想避开我,单独跟王老说吧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