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五章冤家路窄(1 / 2)

陈小卓,天瑜银牌使者。他奉孙政之命从红山郡往松山郡而来。恰好看到四位神通高手大战。

海龙吞云吐雾,湛蓝光辉把天空转化为万里沧海。赤色魔光纵横天海之间,一重重天海龙道被屠龙之力强行斩碎。两位昆吾神族施展合击之术,金光烈火在无垠海界铺展,将一应龙气海水炼成元气。

“龙宫四公主?”看到持有如意珠的娇小海龙,陈小卓心中一喜:“我这次立大功了。”

紧接着,他在天海一角看到清气缠绕的仙舫。

渺渺青烟仙光中,有个男孩站在船头,举着比他高一倍的红色长枪瞄准海龙。

“云阳侯三公子?”

陈小卓心脏噗噗跳动。不仅龙宫余孽,连六皇子一行也找到了?我这……是不是马上就能升为金牌使者了?

拿出银色天瑜令,他一边跟孙政联系,一边骑着天马飞向玉灵仙舫。

突然——

他看到颛阳将手中长枪奋力投出,似是一道闪电射向海龙。

“他想要插手神通境的战斗?”陈小卓骇然色变,顾不得赶过去找人,连忙招呼天马闪开。

屠龙枪风驰电挚,穿破一层层天海波澜。破碎的海水炸出无数冰霜水雷飚射。而那把枪去势不减,狠狠刺中海龙柔软的腹部。

“啊——”四公主和三位神通武者交手,不防下方射过来的屠龙枪。

屠龙血煞撕裂护体龙气,一股股诡异的真气在体内游走,最终涌入心脏。

“不对,这股力量想要吞噬我的心脏?”

四公主不假思索地催动如意珠,磅礴龙气涌入身体,毁灭那一股股异种真气。

……

玉灵仙舫,颛阳瘫坐在船上。

旁边王太医和江陵脸色也有些发白。

刚才虽然是颛阳投枪,但王太医和江陵早已将全部法力灌顶过去,助他一臂之力。

“呼呼……呼呼……”颛阳擦去额头大汗:“可以了吧?”

“可能差点,只是伤到她的龙腹,没能要她性命。”彭禹望着天空中的海龙,试着催动浑天罡气。

但依托屠龙枪注入的浑天罡气被另一股刚猛霸道的力量吞没排挤,只能缩回屠龙枪内。

“神通境完美掌控肉身,能抵挡我的‘摘心术’。加上那颗龙皇如意珠的威能……”彭禹皱了一下眉头。手指轻勾,浑天罡气裹住屠龙枪,回归玉灵仙舫。

“王老,开船,我们撤。”

颛阳出手击伤四公主,为三位神通高手制造破绽,足以给屠龙军团一个交代。

总不能,他们还要责怪颛阳没杀死一条真龙吧?

王太医驾驭仙舫,再度从天空隐去,往西方素水郡飞去。

陈小卓辨认方位,看到玉灵仙舫西走,马上传讯孙政。

四公主被划伤腹部,屠龙血煞顺着伤口涌动,渐渐抵抗不住三位神通高手的攻击。最后,她催动龙珠施展血咒,强行燃烧一半精血,化作流光逃向南方。

“孙哥,四公主逃向南方去了。”

“应该往天火关去了。”孙政在蛇山兵分两路,自己往西方素水郡追踪六皇子。得知陈小卓传讯,一行人加快速度,并对陈小卓吩咐:“袁一凌不是在那?你跟他打招呼,借屠龙军团的人南下,务必在八围内将她擒获。绝对不能让她进去离天妖境。”

天火关外,乃妖族十大妖圣之一,离天妖圣的领地。

陈小卓看了看天空。随着四公主出逃,屠龙军团打算收队。他连忙拿出“天瑜令”拜访袁一凌,求他出兵南下。

“不用你说,我这次从东海调回来,就是奉陛下法旨,捉拿龙宫余孽。你既然是‘天瑜’的人,随我们一起吧。这路上,说不得还要借助你们的耳目。”

袁一凌吩咐天兵整顿,自己带着陈小卓去见昆殷、昆殷。

哥俩站在天松之畔,清点损失后脸色难看。见一身天瑜法袍的陈小卓,昆殷拱手:“神皇使者,麻烦回禀陛下。我二人看护不利,丢了‘三枚长生松子’。”

“不过请陛下放心,我二人稍后亲自南下,捉拿那条龙孽。”

袁一凌:“大可不必。我奉命南下,就是为那条母龙。两位继续看护天松,不要再有闪失。”

跟皇族二人寒暄后,他带陈小卓往回走。

“对了。刚才那艘仙舫是何来历?我怎么觉得,上面的人有点眼熟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