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七章除却巫山不是云(1 / 2)

两个时辰后,女子悠悠醒来,看到趴在自己床边的小男孩。

“大姐姐,你醒了?”男孩露出开朗的笑容:“姐姐要喝水吗?”

他从桌上拿起茶杯,递给女子。

女子略带迟疑,男孩愣了一下,主动就着杯子喝了一口,然后再递给女子。

“姐姐放心,没问题的。对了,我叫彭禹。”

看到男孩单纯开朗的笑容,女子不禁有点惭愧。

一个小孩子,自己竟然怀疑他不安好心?

她捧起茶杯抿了一口,对彭禹道谢后问:“这是哪?”

“这是我家的船,三少爷去南边访亲,我们路过巫山郡时,正好救下你。”彭禹眨巴眼,用水汪汪的大眼睛看向女子:”“大姐姐是萧家人?”

女子愣了一下,缓缓点头。

“所以,你们才会救我?”

“不是。”彭禹:“我和江陵大叔外出打猎。看到姐姐跳崖,就出手救回来。刚才三少爷和王老过来看你,说你是萧家人。”

“对了,王老是船上的客卿,负责掌舵和治病。刚才他帮你看过,说你没有大碍。”

男孩阳光灿烂的笑容,让女子阴郁心情好了几分。

“幸好姐姐醒了。三少爷刚才还发话,想把你扔下船去,免得给我们惹麻烦。”彭禹作出一副后怕的模样,可怜巴巴道。

“三少爷?他是这艘船的主人?”

彭禹看了一眼女子,小声说:“他可凶了,我们都要听他的。而且他脾气不好,刚才嫌弃船上伙食,让我和江陵大叔去下面打猎。”

“他对我管得很严,各种挑剔针对。这个不让做,那个不让干。”

隔壁传来细微声响,颛阳黑着脸,猛灌一口茶水。

王老不赞同看了他一眼,这么大动静,不怕隔壁察觉?

隔壁的话一句句传来,挑动颛阳的火气。

“他还说,如果我不听话,要把我送回父亲那里,让父亲罚我。”

“还有还有,他每天练功都不能让我喘口气,非要我跟着一起打坐。太可恶了!”

女子听到彭禹的抱怨,脑中浮现一个被主人欺负的可怜小书童。

“那个三少爷必定是个纨绔子弟,整天就知道欺负自家书童。”

她怜爱之心升腾,暂时忘却自己的情伤。好言道:“弟弟放心,若你家公子寻你麻烦,姐姐……”

顿了一下,她自嘲一笑:“说起来,我现在也不知道还算不算萧家人。”

想了下,她抚摸彭禹脑袋:“不过我萧暮妘有恩必报。稍后我去见你家公子,如果可以……我帮你赎身。”

赎身?赎什么?我可从来没说,我需要赎身啊?而且,我也没说他是这艘船的主人。刚才我说了‘我家的船’。完全没说,三少爷是船主。是姐姐你自己误会了好吗?

但彭禹索性利用这个误会,不,这就是他故意的。

他主动握住萧暮妘的手,关切问:”我听王老说,姐姐为情所困,有什么伤心事吗?”

“也没什么。”

不知为什么,看到彭禹,她有一种想要倾诉一切的欲望。

“我有一个双胞胎姐姐。”

“我和姐姐从小关系好,情谊深厚,就连喜欢的东西都一样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