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九章玄鸟神族(1 / 2)

玉灵仙舫来到云池外,看到下方汹涌的巨浪,以及渐渐冒出的血色。

“有点不对,下面似乎在打架?”彭禹站在船头看了看,问王老:“老爷子,有什么说法?”

王老运转法眼,盯着湖底看了一会儿:“两条龙厮斗。一条依仗地利龙宫,另一条就是龙宫余孽。萧丫头,云池真有龙?”

“有。此地有龙君,已居住百年。我们巫山郡若有洪涝之事,都是我家请他出手。”萧暮妘想了下,迟疑道:“祝显大哥品行淳厚,不同于一般孽龙。老先生,我们能不能救一救他?要不,送我下去吧,我自己来。”

“你打不过龙宫余孽。”王老仔细观察一会儿,脸色变化:“不对,这母龙的战斗力怎么恢复了?她怎么恢复这么快?快,赶紧的,我们先撤,去找萧氏。”

嘭——

水浪爆炸,海龙冲天而起,咬向玉灵仙舫。

她认得这艘船,这几天它一直跟着自己,而且船上还有那个灾星!

看到躲在颛阳身后的彭禹,四公主煞气腾腾。

就是他,就是他的出生,害得我们龙宫彻底覆灭。

“你该死!”龙爪撕碎防护罩,锋锐的指甲刺向两个小男孩。

铺天盖地的黑影伴随着杀气,彭禹、颛阳反应迅疾,两个小男孩转身跑到桅杆后头,将战场留给王老,异口同声:“王老,交给你了。”

仙光清气亮起,王老高呼:“江陵,快拿屠龙枪。”

完了完了,老头子不会打架啊。老头子修行开始,除了炼丹就是看病,打斗废柴无能。

话说,这母龙怎么就恢复了?按理说,她目前应该是半残状态。

龙爪轻松击碎长春仙气,再接再厉抓向二人。

“三少爷,你霉运好重。你看,这孽龙一直追着你不放。该不是你把他家祖坟刨了吧?”

颛阳看了一眼彭禹:你心中没数?

刨祖坟?别说,那还真是你爹干的。

她爹、她爷爷的龙骨都被你爹拆了,专门打造龙椅、龙殿。哦,对了,剩下的龙筋、龙皮边角料,不还给你做腰带和靴子了?

颛阳一边带彭禹闪避,一边暗暗庆幸。幸好殿下专门换了普通衣服,要是穿上“云龙翻天金履”和“玉龙金丝祥光带”,仇恨值怕是要翻十倍。

王老额头冒汗,硬着头皮跟龙四公主交手,将各种丹药扔到空中。

专毒真龙的灭龙散。

计量足以迷醉三头神兽神禽的神梦丹。

致使敌人五感迷乱的幻天丹。

……

几十种丹药在空中爆炸,五颜六色的丹气组合在一起,形成一片奇怪的领域。

龙爪触碰丹气,龙四公主一个哆嗦,马上收手。

丹气飘渺散开,随风沾染海龙真身。

龙四公主动作渐渐迟缓,意识开始模糊,甚至龙鳞泛起病态的白翳,一点点脱落。

“怪了,灾星怎么变成五六个?”

她眼中,船上出现五六个六皇子,有的冲她扮鬼脸,有的在嗷嗷大哭,还有的在磕头求饶……

不对,不对,这是幻觉。

龙四公主努力让自己恢复清醒,可丹气无穷无尽,不断从四面八方涌来。

“幻龙散和灭龙散可能效果不够?那再来点陨神丹和朱雀九火粉。”王老很怂,又掏出好几种足以灭杀仙人的仙毒甩出去。

无数种恐怖剧毒在空中结合,诞生一尊尊狰狞凶恶的毒魔邪怪。它们飞到四公主身上,啃食真龙血肉。

“不行,不行,还是不保险。”王老又拿出几个瓶瓶罐罐,彼此融合一下投掷过去。

天雷地火轰然爆开,海龙领域摇摇欲坠。

蓦地——

四公主腹部传来剧痛。

江陵射出屠龙枪,顺着刚刚修复的伤口,又划了一道。

“你们怎么敢——”

公主惊怒交加,头顶龙皇宝珠催动,神力全开,引得整片天穹为之色变。一道道龙气凝成水滴,化作瓢泼大雨轰向仙舫。

那一刻,王老仿佛看到一尊龙神出现在四公主身后。

“不妙,是龙皇引灵之术。”云池中,一道龙影快速冲上来,卷起玉灵仙舫往玄鸟萧氏族地跑。

“喂,你们是神朝天宫的人?赶紧召唤屠龙军,呸,召唤九天军,将这疯婆子弄死啊。”

祝显本来不想出来,但看到彭禹一行人遭难,还是忍不住心善,跑出来救人。

“这疯婆子施展龙皇秘术,要把整个巫山郡化作泽国。”

噼里啪啦的雨水打穿防御罩,很快腐蚀仙舫,连下方的大地也被轰出一个又一个水洼。

轰隆——

天雷击落水龙,连着仙舫一起下坠。

****中,支离破碎的仙舫岌岌可危。

“小心。”颛阳看彭禹差点晃出去,赶紧拉住他衣领。随后萧暮妘上来,一手搂住一个,将两个男孩抱在怀中。

“老先生,这孽龙神通厉害。她能操控风云干涉仙舫活动,我们先去地上。”

“哪有那么容易?”王老操控仙舫,额头大汗猛出:“你们不知道,这龙婆操控龙珠干涉的云雨根本不是凡物。这里头每一滴雨水,都等同天罡之力。”

他强行操控仙舫,在即将落地时挣扎着再度飞起。

哐嘭——

桅杆断裂,被风暴彻底碾碎。

糟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