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章血脉至上(1 / 2)

玄鸟重创海龙,羽翼间掀动九天烈焰,把海龙打入一座火焰世界。

萧朝妤轻哼一声,罢手站在空中,冷冷盯着玄鸟。

“父亲?”看到神通境的玄鸟巨灵,萧暮妘露出患得患失的表情。

玄鸟身后,一艘艘战舰站满萧氏高手,围住火海世界。

“萧叔叔好。”吕言硬着头皮上前打招呼。

“新郎新娘当天逃婚,我家脸面丢尽,这事我们回头再算。”玄鸟望着萧朝妤,冷冰冰对吕言说了一句。

神鸟冲入火焰世界,战舰上面也有一位位高手化作火鸟冲入火海攻击海龙。

“撤吧,玄鸟一脉隐居多年,高手无数……到底那也是上古流传至今的势力,玄离天后母族。”黑雾淡淡道:“你打不过。去千年冢,本座事后帮你报仇。”

四公主暗中咬牙,海龙真身祭起龙皇珠。龙雨镇压火海,又有无穷云海遮蔽众人视线,再度点燃精血逃命。

就在这时,她感觉头顶一沉,好像有人落在自己头上。

“这颗龙珠不错,四公主,咱俩仇怨不小,这龙珠我先笑纳了。”

彭禹趁众人不备,依仗坤四戒瞬移而来,伸手去摘龙皇珠。

乾坤真气卷起宝珠,毫无动静。

不信邪,他又试了一次。

龙珠稳稳戴在四公主头顶。

“既然这样不行,那就——”

四公主察觉头顶有人,正要动手反击。突然脑门一疼,好像有座山岳砸向大脑,让她晕晕乎乎,失去方向。

接着,第二座山,第三座山……

海龙坠向大地,彻底昏迷。

“养尊处优的废物,到底靠不住。”

黑雾瞬间占据海龙之体。原本碧蓝的龙瞳变作赤色。

亲眼窥见头顶的彭禹时,血红色的龙眸闪过错愕。

“乾坤宗?”

他的语气带着几分异样。

彭禹不亦乐乎地掏出神碑,一下下拍向龙头。

第一块神碑,龙珠略有松动。

然后第二块神碑出现,再度拍过去。四公主龙角断裂。

第三块神碑出现,龙角断开,龙珠出现一瞬间的晃动。

……

“两界阴阳颠倒神碑?而且他的戒指在右手第四指……坤四戒竟然出世了?”黑雾难掩震惊,相传这枚戒指在三代神皇时期就失踪了。

“等等,另一戒指是乾三?”

黑雾眼看彭禹已经掏出第七块神碑,四公主头顶血肉模糊,赶紧化作一道黑光带着四公主遁离。

至于龙皇珠,给他便是。

“小子,龙珠给你,这小龙,本座保了。”

黑雾主动将龙皇珠扔出去,彭禹身子一闪,将龙皇珠拿在手中。

“‘本座’?有人附体龙四?而且看上去并非善类……”

彭禹掂量龙珠,暗暗记下这笔账。

“算了,我来大昆神朝才不过几日,天知道这里有多少高手。凑齐十戒才是最主要的。”

彭禹瞬移回到仙舫,看到破碎的仙舫周围悬浮一艘艘战舰。

萧朝妤站在仙舫船头,与空中的一位中年人对峙。吕言站在二人之间,额头冒汗,左右张望不已。

颛阳、江陵和王老站在船舵处,护着萧暮妘。祝显也站在她身边。露出担忧之色。

彭禹过去,偷偷问颛阳:“什么情况?”

“你怎么出来了?”看到彭禹,颛阳心中一惊:“赶紧去船舱。”

他以为,刚才彭禹消失不见,是察觉玄鸟高手降临,主动钻入船舱遮掩。

“让我看看呗。”彭禹察觉萧氏奇怪的气氛,感觉接下来有大瓜!

……

萧九霄看着萧朝妤,缓缓道:“你既恢复玄鸟神脉,日后你就是‘当代玄女’。吕言和你成亲也无妨。至于暮妘……回头让她去冷月山庄清修。”

萧暮妘抿着唇,脸上闪过一次哀戚。

没关系,权当体验姐姐当年的苦楚吧?

突然,一声轻笑响起。

萧朝妤双手抱胸,蔑视空中男子:“‘玄女’之位,我自会去拿。‘弇珠’至宝,我自会去取。”

“不需要你施舍,也不需要妹妹退让。”

“但是,你想用对付我的手段对她重来一遍,我不许。”

短短几句话,颛阳、王老等人脑补一场场宅斗大戏,甚至王老已经把前因后果推测出来。

果然,因为血脉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