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四章又闻千年冢(1 / 2)

王老和江陵这一走,便是好几个时辰。

颛阳急火火在甲板来回踱步。

彭禹慢悠悠喝茶,时不时看一看男孩焦急的表情。

见得这一幕,萧暮妘暗暗奇怪:哪家书童看主子这么着急,还能淡定的坐在一边?

仔细想想,好像船上的人都没把彭禹小弟当下人看?

“三公子,你淡定些。要是令兄真出事,就凭他的身份,天火关敢弄一个不知下落的结果?”彭禹漫不经心道:“令兄出事,他们只会比你更急。”

颛阳脚步一顿:“也是,要是二哥有事,依父亲的护短,肯定要杀上门。而且……这边可是赤焱军团。我家人在这,怎么可能出事?”

彭禹心中一动,低头喝茶不语。

萧暮妘听到这,恍然大悟:赤焱军团?那不是云阳侯府的势力圈?他是云阳侯派系?难怪父亲肯让步,原来如此。

想到云阳侯府和自家的关系,她看颛阳这个“蛮横霸道不讲理”的小少爷,突然和善了不少。虽然自家不站队,但在朝廷各个派系中,和云阳侯一系的关系很不错。

颛阳坐下,从旁边拿起一个空杯喝茶。

“彭禹,你说我二哥在哪?”

“要么在朱楼喝酒。要么是军队的秘密任务。等消息吧,实在不行我还有办法。”

六皇子准备的箱子里,还有一件压箱底的宝贝。

萧暮妘重新审视两个小孩,发现他俩相处的确有问题,根本不像主仆,倒更像是朋友?甚至很多时候,是颛阳在退让?

傍晚,王老和江陵联袂归来。

彭禹嗅了嗅:“奇怪,两位身上怎么没有一丁点的酒气?”

王老:“我俩没喝花酒,哪里来的酒气。”

萧暮妘幽幽问:“那为什么两位的衣服这般干净?好像下午刚刚清洁过?”

“这……”王老心中一虚。

萧暮妘目光锐利起来,在二人身上来回打量。

突然,彭禹指着江陵,用天真无邪的口吻说:“江陵大叔,你脖子上的红斑是蚊子咬的吗?”

“啊——对,蚊子……”江陵飞快捂住脖子,下一刻看到颛阳吃人的眼光。

“公子,不是……我们去找二公子。然后……”

“然后就顺势在里面喝了酒?”彭禹再度插嘴,唯恐天下不乱:“是不是还听了曲?看了舞?”

“你怎么知道?”江陵到底是老实人,脸色变了:“您带我家公子看到我们了?你们怎么能去那种地方!你们还未成年!”

“我们不能去,所以你们就可以去?”颛阳阴恻恻问:“放心,我们没去。他诈你的。”

但是你在小爷我着急的时候,还有心情去玩?

“咳咳……三公子,我们打探到令兄消息。”王老见势不妙,果断抛出自己一下午的成果。

“据其他军官说,令兄三日前带人出关,似乎是执行秘密任务。我们可以等他们回来。”

“任务?什么任务?没问清楚?”

“既是军事机密,我们怎么敢问?总之,咱们再等等吧。”

“再等?”彭禹挑眉:“老爷子,您不会打算这几天都留在流岚界,然后你跟江陵大叔跑去朱楼那边继续喝酒吧?”

“我可不是颛阳这个笨蛋。”他搬出一副骄横的模样:“在家里,我就听人说。大人们一个个最喜欢去那种地方。”

“男人去那里找女人,女人去那里找男人,一个个……”

没等彭禹说完,萧暮妘捂住他的嘴,嗔怒:“这等肮脏事,你家大人怎么敢让你知道?你今年才十二岁。”

颛阳、王老、江陵看到少女大发雌威,默默在心中念了一句:他家就是天底下最肮脏的地方。

少女郑重其事对彭禹道:“弟弟,你要知道。那种地方不是好人去的。长大以后,也不要去那种地方——脏。”

彭禹看了一眼三人,玩心起来,故意用糯糯的声音问:“那如果是爹爹带我去呢?”

不,神皇不会带你去那!

在场三位男性心中默念。

而且王老想得更多:你敢去,神皇就敢杖毙整个花楼的人。

“那也不能去,带儿子去那种地方,就是混蛋!”萧暮妘很豪气的,将矛头对准天宫里头的神皇陛下。

“回头我要是见到他,倒要问问他怎么教孩子的。十二岁的孩子,竟然知道这种事,也不嫌教坏孩子。”

此刻,萧暮妘联想彭禹和颛阳的对话,再联想颛阳的出身。恍然明白,彭禹可能也是某个世家公子,跟朋友一起跑出来玩。

但想想颛阳有仙舫,有奴仆,还有客卿王老。而彭禹单身一人跑出来,他家人竟然不着急?

“那等不负责任的父亲,回头见了我肯定要说一说他。”

“嗯嗯。”彭禹连连点头,并把六皇子经历套在自己身上:“父亲从去年开始,就不怎么理我了。因为我不是嫡出,今年受了不少苦……还有,母亲也不在了。那些兄弟姐妹整天欺负我。所以……所以我就跟朋友跑出来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