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九章执念(祝大家新的一年,牛运亨通,万事如意!)(1 / 2)

弹琴?

倪婉茹愣了一下,看到彭禹平静的脸庞,连连点头:“对对……应该唤醒他们。但妾身现在已经没有灵力。”

彭禹蹲下来,观察她的琴。

春秋大梦琴,色呈五彩,作凤尾状。五弦对应儒门仁、义、礼、智、信,乃传承千年的上品宝琴。

“你的琴,只能用儒门心法催动?”

“仙道真元或许也可。”倪婉茹看了一眼旁边。那个蜡黄脸的消瘦男子正闭着双目,抗衡执念。

“阁下放心,妾身恢复灵力,就帮你同伴苏醒。”

“没那么麻烦。”彭禹伸手拨动琴弦,回忆自己曾经学习的琴谱。

轰——

没等彭禹动手,颛阳身上爆出一阵罡气,强行从执念挣脱。

他阴沉看着骷髅,几次想要动手报复,但都忍住了。

彭禹喜道:“你醒了?”

“一老狗的执念罢了。”颛阳压下杀意,收起开阳剑:“区区执念也能困我?”

倪婉茹看着他二人,心中忐忑不安。

自己人都陷入执念幻境,且自己灵力耗尽。而对方有两个人,还都能战斗。

如果……如果他们对我有什么不好的念头……

倪婉茹想到自己的容貌,心中担忧起来。

她默默捏着袖口的匕首:如果他们想要轻薄我,我就直接自杀。

颛阳走过来,望了一眼倪婉茹:“现在怎么做?”

“现在?”彭禹冲倪婉茹笑了笑:“姑娘,抱歉了。”

别,别靠近我!

倪婉茹心中狂喊,但看向彭禹的笑容,尤其是那对含情脉脉的桃花眼,莫名闪过一个念头。

或许被他轻薄也不亏?当然,前提是另一个人不能靠近。两个人一起什么的,绝对不能接受!

倪婉茹脑中闪过各种小黄本的内容,越发害怕。

希望他技术好一点,不要太疼……

……

彭禹低头研究春秋大梦琴,注入一缕乾坤真气。

叮——

琴弦震动,灵音乍起。

“有门。”彭禹鼓捣一番,宛如高山流水的琴声悠扬响起,充斥死亡执念的万寿阁好似被一汪山泉洗涤,死念消失得干干净净。

倪婉茹席地而坐,看着彭禹专注抚琴的侧脸,一时间痴痴望着他。

待琴声结束,慕容征等人苏醒。看到彭禹和倪婉茹靠得那么近,二话不说甩出玄罡:“闪开!”

颛阳随手一道剑气斩碎玄罡,冷声道:“你们慕容家,就这么对待救命恩人?”

彭禹站起来,将仙琴还给倪婉茹。

倪婉茹有些失望,埋怨地看了一眼慕容征。

同样是帅哥,在一百分的帅哥面前,九十分的帅哥顿时不香了。

压下心中的杂念,倪婉茹继续保持圣女模样,细声细气说:“慕容。没事,这位公子是为救人,才靠妾身这么近。”

可惜了,刚才应该多贴贴。

“敢问公子如何称呼?大家患难一场,公子还没表露身份。”

从阁下到公子,旁边容貌七十分的颛阳易容版,被倪婉茹彻底忽略。

“我叫萧雨,他叫萧云。”彭禹随手把萧家姐妹的名字拿来借用:“我二人来自巫山郡。”

巫山郡萧氏!

倪婉茹脑中闪过念头。

慕容征想到彭禹二人的孔雀幻灵,自发联想到玄鸟一族。

十大后族的玄鸟萧氏?

一群世家子表情严肃,重新对彭禹道谢,他们清楚玄鸟一族的底蕴,得罪不起。

倪婉茹掏出玉令递给彭禹:“这是天镜山庄的信令。如公子有闲,不妨来天镜山庄做客。”

看着莫名热情的倪婉茹,颛阳一脸奇怪看向彭禹。

彭禹对女孩子的热情倒是习以为常,含笑收下信令。

然后,他继续观察地上的字迹。

慕容征等人不敢再看,小心翼翼避开地上的字迹,在附近搜查。

几个人轮流走过玉墙,王老在对面呐喊,然而无人听见。

众人转了转,一个个从玉墙边上离开。

“你们这些人行不行啊。这玉墙有问题,你们就没察觉?”

王老尝试从这一边打穿玉墙。但这座玉墙十分坚固,根本打不坏。

下方,一片青莲爆炸,海龙硬扛着剑气攻击冲过来。

看到纠缠黑雾的海龙,王老打起精神:“阁下,就算你俯身孽龙,也休想从这座剑域离开。此刻,大家不如联手。”

黑雾蠢蠢欲动,盯着玉墙看了看,假借龙四之口:“去把天火关那些人找来,你们联手打穿玉墙。”

……

万寿阁内,众人转悠一阵,颛阳催促彭禹离开。

彭禹:“你觉不觉得,这位前辈的执念有点太重?死后八百年,一位神通高手的执念能留存这么久?”

神通武者,在天罡境界更上一层,将精神与神罡结合,达到天人合一,凌驾天地万象之上。

神通高手死后,精神烙印强留世间,需要几十年或者更久时间才能消去。但是八百年,未免太不正常。

“因为是长生执念?”颛阳抱着剑:“生死之间有大恐怖,长生是无数修行者梦寐以求的目标。在这道关卡疯魔的,可不是一个两个。”你那些神皇祖宗,有一个算一个,哪个不是执念深重之辈?再英明的神皇,晚年也会干出一些糟心事。

倪婉茹也道:“一般而言,武圣死后精神成灵,能以灵神姿态驻世。但神通武者的精神尚未与道相合,几十年就会消散。可凡事都有例外。”

“妾身记得二代神皇时,有位神通武将被神皇贬斥。他死后怨气不灭,屡次骚扰边陲。后来得三代神皇恩典,将其执念封神,镇守玄风关。”

孙靖走过来,主动攀谈:“我在家看书,知晓许多前辈的往事。有些大贤名将在生命迟暮时,会干出一件件匪夷所思,甚至让人厌憎的恐怖事情。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,那就是活下去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