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章乾四戒(1 / 2)

彭禹、颛阳跟着王老一路狂奔。

当离开古冢后,王老将江陵放下检查伤势。

颛阳本想上前探望,可彭禹拉着他,施展五彩雀衣的飞天之能,急匆匆往山下跑。

“笨,咱俩目前什么样子?现在过去暴露身份,王老还不骂死你我?”

是啊,自己二人不应该过来的。

“赶紧回仙舫,钻被窝睡觉。”

“可……江陵……他……”

“安心,江陵没事。既然能活着出来,王老肯定能救他。”

两人马不停蹄回到仙舫,见萧暮妘还在歇息,他俩解开易容幻珠,钻回房间睡觉。

过了半个时辰,王老带江陵回到仙舫,同时还有一位红甲武将跟过来。

彭禹装作刚刚睡醒,穿着睡袍走出,迷糊糊揉着眼睛:“咦,你们回来——哎呀,江陵大叔怎么受这么重的伤?”

他一脸惊讶,赶紧去喊颛阳。

颛阳一脸凝重,他演技比彭禹差多了,满心牵挂江陵,直接走到王老身边查看江陵的伤势。可有彭禹前面的话打底,王老倒也没怀疑,只感叹他们主仆情深。

“这位将军,你是?”彭禹目光落在红甲武将身上。

看到彭禹,他激动不已:“果然和三小姐小时候一模一样。”

他跪下:“末将赵宣拜见殿下。”

跟赵贵妃一模一样?别闹,我是男的,好吗。

彭禹一脸不乐意,赵宣也知自己说错话,干笑道:“殿下眼眉、下巴,跟三小姐一模一样。至于脸型,倒是更随神皇,先天带着几分英武不凡?”

察觉越来越近的脚步声,彭禹让他先起来。等萧暮妘走过来时,彭禹冲女子甜甜一笑:“暮妘姐姐,能不能帮我们沏壶茶?”

萧暮妘知道他们有话要说,主动退下。帮他们合上门,转身离开:这么看,彭禹小弟果然是赵家人?听闻赵家家主宠妾灭妻,后宅不宁,想来他父亲对他不好吧?

女子离开后,彭禹脸上笑容歇止,对三人道:“说吧,怎么回事?王老,让你去找人,怎么弄了这一出?大叔怎么受伤的?”

“还是我来说吧。”赵宣看到自家追随的小主子,主动巴结:“末将和几位同僚本在朱楼区喝酒,察觉千年冢出世,一群人过来查看。”

“后来发觉,巫马老将军的古冢下方,还有另一座神秘洞府。这时,有位同僚想起。当年巫马将军之所以来此修行,是寻找一位剑圣的洞府。于是施展地遁之术,钻入剑圣洞府。”

“剑圣?”

“青莲剑圣,天外降临者。”

你们这个世界的天外降临者有点多吧?上古时期的玄鸟萧氏,近一点的天外儒门,还有青莲剑圣……这世界都快成筛子了。

似乎怕六皇子不清楚,赵宣解释说:“青莲剑圣降临后落入天宫,和灵皇陛下交好。而巫马将军是灵皇部下,想来也是认识的。他寻找青莲剑圣洞府,或许是为青莲剑圣从上古遗迹中得到的长生秘宝。”

“我们在探索青莲洞府时,碰到王太医和江老弟。后来剑域激活,我们差点死在里头。多亏王太医医术高明,救了不少人。”

王太医曾经也在天火关随行行医,对此地情况有些了解,补充说:“我们二人从青莲剑坊进去的。将军墓上方悬崖有一座牌坊,当年老夫就觉奇怪。这次过去检查,发觉那是一件剑道灵宝,青莲仙府的入口。”

“我二人通过剑坊进入青莲府,江陵被剑气所伤。后来察觉不妙,我们赶紧从将军墓出来。幸好巫马将军将两座洞府打通,有一条隐秘通道。”

想到自己等人脱困,王老暗暗庆幸。同时也怀疑那黑雾的来历。

在最后关头,黑雾明明可以动手拖住他们,自己逃走。为什么主动堵住通道?

“青莲府……”彭禹突然想到巫马将军手中的黄剑。或许那把剑和青莲府有关?

不过他对青莲洞府着实没什么想法。没有乾四戒的古冢洞府,对他没有半点吸引力。

“此事作罢,还是说正事吧。”他拿捏六皇子架子,扬起下巴,鼻孔朝天:“赵宣,孤派人寻你,是为云阳侯二公子的下落。如果关乎军事机密也就罢了,如果不怎么紧要,说出来让颛老三宽宽心。”

“也没什么。就是我们得到消息,北边的妖皇得到一枚九天雷煌果,想要助南离妖圣疗伤。”

“我们得知这个消息,制定计划夺取雷煌果。颛家二公子要用雷煌果练功,主动请战。三日前,他带心腹轻装出行,去关外截杀妖皇使者。”

颛阳突然扭头:“截杀妖皇使者?你们这个消息到底准不准?会不会是妖族计谋?”

赵宣一脸不悦:“三公子,你是怀疑我们赵家的消息?这是离小姐送来的情报。她亲手斩杀大妖,从妖族口中问出来的。”

“赵离?”彭禹念叨这个名字。

这个名字有点印象,六皇子日记中有过出现,好像是紫宸赵氏的嫡系。神皇似乎还命六皇子给她送过东西。

颛阳担忧自家二哥,懒得跟他多废话,直接道:“赵离,赵家当代家主的九女儿,你表妹。比咱们小一岁。赵将军,你说她斩杀大妖?”

“正是,离小姐天赋异禀,十岁就开始斩妖修行。老祖宗赞誉,她未来就是第二位贵妃娘娘。”

“末将敢以项上人头担保,消息绝对为真。”

颛阳考虑半响,对赵宣道谢,也对彭禹说了一句谢。

至于接下来的行动,彭禹等人没有选择进入天火关,而是留在黄山境等候颛雷回归。赵宣虽然想要留下守护,但彭禹担心暴露行踪,让他回去打探颛雷消息。

一夜忙碌下来,天色已明。

王老将江陵体内剑气逼出,对彭禹道:“殿下,老头子想去李家村看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