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八章风云齐聚(四千字)(1 / 2)

玉灵仙舫,王简盯着自己空荡荡的橱柜沉思。

是自己眼花了?还是昨天把丹药挪到其他地方,自己忘记了?自己虽然六百岁,但记性还不至于这么差吧?

萧暮妘匆匆走来:“王老,不好了。我没找到彭禹和颛阳。”

王简长眉抖动,心中升起不祥预感。

“去把江陵叫醒,让他联络他家公子。”

看着阴沉沉的夜幕,王简仿佛看到自己无望的未来。

“不必,我来了。”江陵冲过来:“我得到消息,公子下午去赤焱军团那边找人帮忙走风口。”

王简一哆嗦:“快,咱们去找敖行烈。这……这出大事了!”

……

敖行烈站在高台。

虽然天宫传话,不许他外出。但他一直盯着关外的一举一动。甚至看到南离妖圣的行宫向东挪移,似乎要去拦截什么。

不过他没有行动,静静站在那里注视着城下。

他看到那些偷渡出去的人,可除了摇头叹息,没有半点阻止的打算。

人为财死,鸟为食亡。

既然这些人想要自己找死,又何必去阻拦?

“反正本帅断然不会开关。申屠老哥哥的遭遇,我可不想体验。”

这三日,不论这些人遭受什么样的悲惨结局,他都不会开启神关。

“说起来,连小孩子都跑出去,真是胆大包天。”

五色彩光遁离,以他的眼力自然看出,那是两件做工精巧的羽衣。

“比我当年献给陛下的五彩雀衣,也不遑多让。想来是某些不甘寂寞的世家子?”

这时,他察觉天空飞过去的两道玄光。

“有武圣出去?”

敖行烈释放自己的武圣罡气。气血狼烟冲向上方:“朋友,眼下不是出关时机,可否下来喝一杯?三日后,随大军一同南征?”

“哼,你教朕做事?”鬼帝反手一掌震碎气血狼烟,跨入关外之地。

敖行烈身子晃了晃,还没等恢复,又见龙辇破空而至。

“怎么又来一个武圣?”他一脸懵逼,再度试着劝阻。

这位武圣更干脆,话都不回一句,随手一剑斩向高台,然后扬长而去。

看到自己脚下的剑痕,敖行烈开始怀疑战神殿的武圣普查到底全不全。

这两位高手,貌似都没在战神殿登记。

“不是,你们就不能留下来帮忙?不对,如果你们肯留下,还需要等神王降临吗?咱们仨直接去把南离杀了不好吗?”

然而两位大佬离去,敖行烈只能眼睁睁目送。

“大帅,有人找您。”

“谁,又是那群小家伙?不见!”

“不,他自称王简,说是您的故人。”

“王简?”敖行烈一琢磨,心下疑惑:他不是在太医院?来边陲干嘛?

“请他进来吧。”

昔年王简随军行医,敖行烈正好也在天火关,二人有一番接触。

敖行烈回到大堂,看到王简带一男一女慌张进来。

他大笑着迎上去:“老朋友,你什么时候来的?怎么不早做通知?若知你要来,本帅亲去迎你。”

王简顾不得其他,急忙道:“你可见过两个小男孩偷偷出关?”

“小男孩?”敖行烈回想刚才城下看到的情景:“似乎有。也不知哪家小孩那么不懂事,这么小就敢往外跑。想必是仗着大人赐下的法宝神兵?”

敖行烈摇头:“怕是回不来了。”

王简噗通坐在地上,脸色煞白。

“怎么,老朋友,他们不会是你家孙儿吧?”如果我现在派人出去,或许能来得及给他们收尸?

“要是我家孙儿倒也好了。顶多死两个孙子,老头子孙子多,倒也舍得起。可惜……”

王简想到一事:“他们走了多远?现在还能追吗?”

“追?老朋友,劝你算了吧。天宫有令,神关三日不开。即便找回来,都要等三日后才能入关。就算是王孙、世子被困外头也没用。”

王简脸色闪过一丝古怪:“大帅要是知道他二人身份,怕是不敢这么说了。”

“哦?说来听听?总不能是武圣后人,又或者神王之子吧?”老子就是武圣,老子怕谁?

“大帅坐稳了。江陵,你告诉他,你出自哪家,你家小公子是谁。”

江陵上前行礼:“在下云阳侯府客卿,我家小公子颛阳,方才偷偷出城去寻颛雷公子。”

云阳侯?

敖行烈心头一跳,脸上闪过一丝惊慌:“等等,颛阳?我记得他今年才十岁出头?他来边关干嘛?找他哥玩?”

不好,云阳侯要是两个儿子都折在天火关,赤焱军团的大元帅怕是干不下去。不过我也是武圣,又没有儿女,不怕他们家报复。就是未来一段时间要吃些小亏。

大帅坐正身子,沉吟道:“原来如此。是云阳侯府的公子出关?想必是为救援兄长?可惜纵然如此,本帅也不会开关的。”

“颛阳是作陪的那个,另一位身份更加尊贵。”王简幽幽说:“大帅可以猜猜,另一位是谁?”

敖行烈看了看三人,抚掌一笑:“云阳侯府是最顶级的侯府豪门,在其上者无非三大王族、十大后族。我看这位姑娘穿着似和玄鸟萧氏有关。莫非是你们萧氏的公子?”

敖行烈脑中转动一番。嗯,不怕,萧氏势衰,他家的公子没什么不可得罪的。

萧暮妘摇头。

“大帅,那位身份不在后族之中。哦。他母亲倒是后族出身,但父亲……嘿嘿……”

王简得知六皇子出关,如今也有点自暴自弃,打算拉着敖行烈一起陪葬。

反正陛下知道了,敖行烈也别想脱干系。

“你再往上猜?”

“三大王族的子弟?除却女性传承的温王,有苏氏的当代世子年纪三百岁,顾王一脉的小王子在附属世界。还能是谁?”

除了两位神王的继承人,没谁能让自己在乎吧?

“别告诉本帅,是皇族的人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