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七章昆吾圣体的真相(1 / 2)

彭禹作为演员,尽心尽职扮演六皇子。

因母妃病逝不久,他选择茹素祈福。

颛阳作为伴读,看到自己眼前一盘盘没有油水的素菜,连翻白眼。

装,你就装吧。我们出来这些天,你也没少吃肉。这时候倒拿捏起来。连带我也跟你一起受苦。

再看其他人,他们桌上摆放大鱼大肉,香气逼人。

算了,就当清肠胃了。

作为无肉不欢的男孩,颛阳勉强吃了一点。

因为彭禹搬出守孝茹素的大义,其他人纵然没忌讳,可宴席上也不能尽兴。玄药王本想招来歌姬,可被温王瞪回去了。

六叔十二岁,你让他看这个?你不怕神皇爷爷弄死你?

到头来,这顿宴席都没吃好,草草结束。

倪婉茹在六皇子离开后,马上起身告辞。

温王一句话都来不及挽留。

但刚出来,突然有人将她拉到角落。

“你就这么怕我?”

靠着墙壁,听到熟悉的声音,倪婉茹心脏砰砰直跳。

看到颛云俊脸挂着的笑容,她一阵心虚:“你……你怎么跟温王殿下在一起?”

“怎么?吃醋了?”

“谁吃醋了?我跟你不熟!”

挣脱颛云的手,她往外走:“你去找你弟弟,别来烦我。”

“是吗?那我只好把这本书送给天镜上人品鉴。”

倪婉茹一扭头,看到颛云拿出来的话本,吓得魂飞魄散,赶紧将话本夺下。

“你……你这什么意思?”

“没什么意思,就是觉得天镜上人或许会喜欢这种香闺小话本。”

“你别坑我!还有——这话本跟我无关。”

倪婉茹看到话本上面的名字“云雨小生”,心中惶恐不安。

自己就这点不能见人的小癖好,要是被师父知道,自己死定了。

“跟你无关?可我觉得这上面的画很眼熟。”

颛云又从怀里掏出另一本,翻开其中一页。话本配图有一男一女,他指着赤裸的男子:“我怎么觉得,这身材有点像我?”

“还有这幅……”

“这幅……”

颛云接连翻了好几个配图,虽然女子不断更换,但男子的身材皆有相似之处。

“我说,你不会全是照着我意淫吧?”

“你瞎说什么。这是巧合,不对,这话本跟我无关。”

不能承认!

绝对不能承认!

如果被师父知道,尤其师父发现自己偷偷写她和神皇的情事话本。别说她,神皇都要弄死自己。

“是吗……”颛云施施然收起话本:“这样,陪我出去转一圈,回头我帮你保密。甚至我可以考虑,帮你多长长见识。”

“你想怎么帮?澡堂还是军……不,不对,我是问你要带我去哪?”

“去了就知道。至于怎么帮……我看你刚才一直偷偷看颛雷。怎么,你要比一比,我俩哥俩身材谁更好?别闹,他还没成年。”

颛云拉着倪婉茹离开。

不多时,颛雷和颛阳走出来。

“大哥呢?我见他不是早早出来了?”

“不知道,算了,先回去等他。顺带商量接下来怎么办。”颛雷:“你现在跟着六皇子太危险。虽然是伴读,可也没必要把命搭上。回头问问大哥,能不能把你摘出来。”

“这伴读,咱们不当了。”

明眼人都知道,如今袁一凌等人过来保护六皇子,是为了应对接下来的危险。

毕竟——

那可是太子最大的威胁,也是昆吾神族千年一见的神体。

反抗大昆的势力,赵贵妃的仇人,太子一系,都绝对不会让六皇子活着进入洛门关。

“可是……如果我不去……”

我当初可是答应,要把他去见他母亲的。

……

玉灵仙舫。

彭禹在宴会后,接待刚刚赶来的赵家人。

“殿下,这位是赵朗,您的小舅舅。这位是孙神医,我们赵家花重金请来的。”

赵宣引荐后,彭禹看向两位风尘仆仆的来客。

左侧是一位年轻人,他笑道:“外臣赵朗一直在弥罗界修行,十几年未曾归来。殿下不认得,也属正常。”

他正要行礼,彭禹连忙跳下椅子,将赵朗扶住:“小舅舅快起来。都是自家人,不要弄这些虚礼。”

彭禹眼圈通红,拉着赵朗的手起来。

看赵朗眼眉,男孩愣愣出神,仿佛在回忆母妃的音容。

旁边,孙神医审视这位传说中的皇子。

他脚步虚浮,似乎已经没有法力,不对,神脉也没了?

孙神医目光幽邃:昆吾圣体自带玄妙,怎么可能轻易毁掉?洗掉了?也不像。莫非此人是假冒的六皇子?

突然,彭禹扑到赵朗怀里大哭出声。

“舅舅,母亲没了……他们都欺负我……”

彭禹演技狂飙,虽然不知六皇子本人怎么想。但他按照自己设定的人设,将一个母亲死后,忐忑不安的男孩演绎得淋漓尽致。

时不时,还啜泣几下,声音哽咽:“宫里根本没人挂念母妃。母妃走了才半年,他们就穿着艳丽,好像庆祝一样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