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一章群尸乱舞(1 / 2)

虹光凌霄,擒拿玉灵仙舫的手臂当场断裂。

紧接着,袁一凌提着方天画戟踏碎虚空,劈开乌云。

“唔……不是那位……只是一具毛尸?”在乌云尽头有一座棺椁,里面坐着一位布满绿毛的怪尸。

下方主舰催动天光炮,那怪尸见势不妙,主动撤走。

袁一凌也不追赶。他站在空中往下看,战舰下方是一片死寂的大山,滚滚尸气冲上云霄。

“原来到地方了。”

啪打——咣当——

突然,舰队下方出现厚重的绿色雾瘴。迷雾中不时有东西撞击战舰,吸附在船壁。

“过去看看。”

一队士兵靠过去,发现那是一个个老旧的木柜,表面爬满青藤,都有等人大小。

“这是什么?”一个年轻士兵露出疑色,正要走过去,突然身边老兵一把抓过他,扔到后面。

“快,点火!是柳木棺!要起尸了!”

哗——

棺盖打开,里面迅速伸出一只布满尸毛的手臂。

老兵反应迅疾,内力挥动神兵点燃烈火。尸臂刚一接触,就被烈火击伤,立刻缩回棺内。

但很快,柳木棺被火焰焚烧,传出一阵阵凄厉的叫声,最终执念连同尸体一并毁灭。

其他士兵见了,纷纷催动内力御火。战舰四周的柳木棺一个个焚毁,然后跌入山中。但柳木棺无穷无尽,不断有新的棺木贴上来。

“怎么这么多棺木?难道这边有魔尸旱魃出世?”孙政挥剑击碎三尊棺椁,里面窜出来的黑影一瞬间被剑芒腰斩。

赵朗身边运转一团团太阳神焰,定点攻击柳木棺。

“你在这边指挥,我去找殿下。”

他跳上玉灵仙舫,正巧颛阳从船舱冒头。

玉灵仙舫在诸战舰保护下,倒没有棺木贴上。这边的士兵一个个严阵以待,焦虑盯着其他战舰的同伴。

赵朗落在甲板上,男孩小跑过来:“赵先生,什么情况?”

“是尸潮。山里的棺椁暴动。告诉殿下,不要让他出来。等一会儿就过去了。”

颛阳又询问了几句,但赵朗知道也不多,他只能带着一点点消息回去。

彭禹对颛阳打探的消息很不满意,再度询问王老。

王老沉吟:“死者执念难消,死后不久会出现尸体不腐,或者诈尸的现象。但这般大规模的尸潮,而且陈年老僵……老头子也是第一次见。果然天大地大,无奇不有。”

倒是出自下五郡的萧暮妘解释了:“柳山郡因为那颗世界树的缘故,成为诸郡最有名的棺椁生产地之一。这里的柳木棺可保存尸体不腐,甚至能护持灵性不灭。”

柳木棺?

彭禹眉头一皱,正要开口。旁边颛阳先说了:“柳木属阴,不吉,这玩意还能当棺材?”

“可以,但用的人很少。咱们各大世家的棺椁,都是采用千年神木灵心,以滋养神尸灵魄,甚至期待死而复活。”

“但散修很穷。他们无法寻找高规格的神棺,只能选择柳木棺。久而久之,柳山郡就成散修的安葬地。甚至有一些武圣都会将肉身藏入神柳,以滋润灵神,转化阴尸之体。”

萧暮妘:“这边邪性得很,据说好些魔道高人死后都会来到这里,转化魔尸再活一世。”

“尸潮便由此而来,是强大的尸王召唤柳木棺,驱使这些尸棺进行攻击。”

“柳山郡的尸潮跟我们巫山郡的燕雨,都可说是当地惯例。”

“姐姐,你家燕雨好歹是灵禽进化的现象。但尸潮凶险莫测,此地官员就不管吗?”

萧暮妘苦笑:“这里是下五郡。”

金吾城的权贵,目光只会放在上三郡,谁会关注下五郡?

很快,外面的尸瘴退去,柳木棺一一消失。

当战舰从这片山脉穿过时,彭禹看到山壁两侧悬挂的柳木棺。数之不尽的武者木棺排满悬崖,甚至当战舰从山涧飞过时,还能听到那些棺椁里面的挠刮声。

听得人毛骨悚然。

赵朗:“咱们必须从这边过吗?”

“这边比较近,而且都是普通毛尸,别担心。”袁一凌凝重道:“倒是刚才那个尸魔麻烦。不出意外,应该是某位武圣的魔性。”

“武圣魔性也不能保留生前巅峰法力,你我联手还能怕他?罢了,我先震慑一番。”赵朗双目变作金色,身后浮现展翅高飞的金乌神鸟。

随着金乌飞天,九团太阳神焰冲向尸山各个山头。

轰——轰隆——

一个个山峰被神火炸碎,无数棺椁在火海中化为灰烬。

“九阳焚天。”赵朗瞥了一眼,伸手指向尸山火海。

九团神焰再度聚合,各自飞出一只金乌鸟环天布阵。阵法中一轮轮红日显现,轻松把所有棺椁毁灭。

远方,千年柳木神棺中的尸魔静静看着大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