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四章乳齿之痛(1 / 2)

“哥哥对你不好吗?”

“登基之后,许你自己挑选神王封号,让你自己挑选封地。”

彭禹极力挣扎,甚至动用乾坤戒的力量。但浑天罡气刚一催动,就被厉皇的神力镇压。

“弟弟,你又要动用乾坤戒?你的六戒再厉害,也休想逃出朕的掌控。”

看着厉皇疯狂的眼神,那一刻彭禹恍然明白。他不是在看自己,而是透过自己再看灵皇。

等等?乾坤戒?这话什么意思?

彭禹瞳孔收缩,似乎发觉了什么。

厉皇表情狰狞,好像正掐着灵皇的脖子。

“就连你的属臣,哥哥都没有干涉,任由你自己挑选。”

“朕为你找了天下最美最有才华的女子为王妃。”

“赐予你天下最精美的宅邸。”

“命令天宫巧匠为你打造神兵。”

“可是到头来,你为什么要跟那个人一起背叛朕?”

“朕赐你的剑,你用来刺伤朕?”

厉皇,八大神皇最疯狂,最暴虐的一位。

彭禹刚才和厉皇交流,本来觉得这传闻有点假。但现在感受死亡一步步迫近,终于明白厉皇的“厉”,到底从何而来。

凶戾、霸道,不足以形容眼前之人的万一。

彭禹只觉眼前的人就是一头蛮荒怪物,没有人性,只有兽性。

“你说,朕是不是应该像对付那个贱人的孩子一样,把你也杀了?让你永远保留在最天真的年纪?”

“不,不行。”摸着彭禹的脸,厉皇赤眸的杀意越来越浓:“应该像对付相王和留王那样,将你的眼睛抠出来,将你的腿打断。让你永远看不到外面的世界,永远走不到外界。这样,就不会被外面的污秽侵染。”

相王、留王,是跟灵皇一起得到册封的另外两位弟弟。

厉皇杀死女帝所有后裔,仅仅留下三个父皇妃嫔的孩子。他的兄弟之亲也仅仅给予这三人。但到头来,三个弟弟统统背叛了他。

作为惩罚,相王被挖去双目,留王被打断双腿。

而灵皇,这个厉皇最爱护的弟弟,在他下手之前抢先动手,直接引发神朝内乱。

那是比天宫政变更加惨烈的内战。诸天世界统统卷入这场大战,世家泾渭分明站在厉皇、灵皇两边,,追随两位皇者大打出手。

厉皇另一只手慢慢摸过彭禹的眼睛。

那双眼睛和曾经的灵皇很像。

澄静、单纯,但阴影中又有让人看不懂的情绪。

看到这双眼,厉皇的心有点刺痛。他想要挖出来,但是犹豫了。

然后,手指慢慢下移。

“弟弟最喜欢布偶。或许应该在你十岁那年,就把你作为玩偶,永远挂在哥哥的寝殿。这样一来,就能让你不再长大。”

“弟弟也就不会跟奸狗、儒狗一起背叛哥哥。”

掐住脖子的那只手越来越用力,彭禹甚至觉得,下一秒自己就会憋死。

他用尽所有力气,试着去咬另一只手,想要让厉皇恢复清醒。

您老跟灵皇有什么仇怨,找当事人,别欺负我啊。我是穿越者,但昆昊的肉身是您后辈吧?

嘎嘣——

彭禹嘴巴一疼,不断渗出血水,甚至眼角都出现生理性泪水。

好疼啊!

厉皇露出微妙的眼神,戾气渐退三分,盯着自己手指上的乳牙。

……

“呜呜……哥……我好像快死了。”

男孩提着布娃娃,嘴角留着鲜血,一路小跑到寝殿找哥哥。

青年吓得魂飞魄散,赶紧把姬妾撵出去,穿上衣服安抚自家弟弟。

“死了?你别吓我?等等,你怎么流血了?”

“我……你看……”男孩张开嘴,左边露出小小的牙洞,好像掉了一个牙。

青年表情古怪:“乳牙掉了?”

“刚才在花园玩,不小心摔了一跤。”男孩吸溜鼻涕:“一直流血,我是不是快死了?我不想死……哇……”

男孩嗷嗷大哭,青年只能抱着男孩,好言解释乳齿换牙的过程。

然后陪着他将乳齿找回来。

“咱们家的规矩,把乳齿都收起来。回头下葬的时候要陪葬的。”

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