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六章帝威(1 / 2)

颛孙小狗,显然指的是颛阳。

“陛下和高阳王有仇。但不要牵扯我们这些后辈。他……我是不会留下的。”

虽然厉皇没有动自己,但以厉皇的疯狂,把颛阳扔下来,他还有命?

“他?”厉皇邪异俊美的脸庞泛着煞气:“记住了,颛孙氏都是畜生,没人性。”

“既然你留着你高祖的血脉,只要你承认你的血脉,就该亲手屠灭颛孙氏。”

厉皇不恨上玄,不恨弟弟。但唯独颛孙氏,他恨不得屠杀干净。

“我不知道老祖宗们有什么狗血往事,但我们后辈不牵扯。”彭禹淡淡道:“如果陛下不肯帮忙,那就作罢。”

“感谢陛下的招待,晚辈先行离开。”

“等等——没有朕帮忙,你们休想走出柳山郡。”

“那也不用牺牲我的人。我的人,自然由我护着。”

……

“哥哥让我二选一?他是我的人,我为什么要牺牲他,来换自己的安全?”

“哥?你真要杀我吗?”

“如果哥哥非要针对我,那么弟弟也只能反抗了。”

“当年护不住离歌,只能看着哥哥害死他。但是现在,我的人,我来保护。”

……

又是一次,厉皇把眼前的人和弟弟重合。

太像了,不仅仅是态度,甚至对颛孙氏的那些畜生,都是同样的选择。

“保护?养一条狗都知道护着主人。但是这家的畜生,连狗都不如。”

“小子,别跟你高祖犯一样的错。”

“知道吗?你高祖的死法跟朕一样,都是中毒。你猜,他是从哪中的毒?”

高阳王下的手?

彭禹心中一跳。

貌似又是一件秘辛。

“但是颛阳又不是大将军王。一个十二岁的孩子,您不嫌以大欺小?”

厉皇盯着彭禹,过了良久才慢悠悠说:“小儿愚钝,不知长辈苦心。也罢,等你日后受到教训,亲手杀也不迟。”

“不过,你不肯留下颛孙小狗,又想请朕出手,那就帮朕一个小忙。”

“什么忙?”彭禹马上补充:“伤天害理的事,我不做。”

“一件很简单的事,对你而言顺手之劳。你去五华宫后,前往天荡山的灵皇宫看一看。”

“灵皇宫?”

那不是灵皇的帝陵?

“你去那里看看,你高祖还在不在。”

“高祖?您要见他?那您等太庙祭祖时,显圣见他不就得了?”

实在不行,晚上驾驭帝辇去找他呗?

反正你们现在比那些夕阳红的老人家都闲。整天憋在帝陵没事做,就去找他呗?

“他三百年不曾于太庙显圣,最后一次出现,是汝父登基之时。”

“老祖宗和父皇曾派人查看,但后来没音了。”

似乎看出彭禹要问什么,厉皇摇头:“他的仙术成就在所有人之上。没有人知道,他晚年在自己帝宫安排了什么。“

“景皇后来想让奸狗葬入灵皇宫,但因为无法靠近灵皇宫,最终奸狗被葬在另一处。”

厉皇想到这,咧嘴笑了。

他嫌弃弟弟对奸狗的袒护与纵容。但唯独死后弟弟的这一举动,深得他心。

灵皇宫,那是连神皇以及帝灵们都无法靠近,无法探索的神秘地域。厉皇百年前尝试过探索,但仅仅在外围便铩羽而归。

“想要探索灵皇宫,没有人比乾坤宗弟子更合适。毕竟……乾四戒在你手中。”

乾四戒,蕴含无量劫禁以及乾坤无量珠,专克禁法封印。

“你去灵皇宫走一趟,探知他的下落后,再祭祀朕一次。”

“就这么简单。只要办成这件事,柳山郡外面的东西,朕帮你解决。”

“那能不能请陛下顺带镇压尸潮,彻底杜绝这一天灾?权当为了柳山郡的子民。”

厉皇看着彭禹,看到男孩希冀的眼神,又想到自己弟弟。

“可以,朕帮你压制尸潮。”

说完,两人所在的空间扭曲。

下一刻,出现在天空。

而那一刹那,彭禹恍惚看到帝陵深处的棺椁。

空荡荡的大殿中央,摆放着柳木打造的帝棺。

是啊,如今跟自己对话的厉皇仅是灵神之体,他的尸体还在棺椁之内。

“坐稳了。”

厉皇提醒一句,站在天空睥睨众生。

他的灵神在帝陵内,只有成年人大小。可走出帝陵后,展现万丈巨神之体。

厉皇擎立天地,周边阴气滚滚,引得天地为之色变。

昆吾天宫,神皇扔下笔,抬头看向南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