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一章两块魂玉(1 / 2)

周天师怀着沉重心情,点燃三支信香跟神皇联络。

天宫,神皇有些紧张,盯着香炉上方的袅袅青烟,询问:“情况如何?”

看到神皇的表情,周天师暗叹一声:可怜他这一腔慈父之心,到底是错付了。

“陛下,魂玉对不上。”

神皇脸上闪过喜色,连忙追问:“是不是魂玉冒出红色,昊儿无感应?”

“是。”

周天师看着神皇表情,狐疑问:“陛下为何这般高兴?”

按理说,得知这个消息,不应该——等等……

周天师失声道:“陛下,殿下魂玉何在?”

“发现了?”神皇走下来,拍了拍香炉,笑道:“道友,你反应比当年慢多了。”

“陛下还有心思开玩笑?”周天师不赞同道:“这么说,贫道手中的魂玉不是六殿下的?”

“你手中的魂玉是她的。”提及赵贵妃,神皇脸上带着几分怅然。

“当年我二人互赠魂玉,你手中魂玉是她寄放在朕处。她死后,魂玉破碎。朕命天工进行修复,模拟她的灵魂波动。倘若昊儿体内拥有她的灵魂,就可立刻捕捉感应。”

神妃的魂玉?

周天师感觉有点烫手。

以神皇对贵妃娘娘的偏爱。自己哪怕只是拿了一次魂玉,等他回过味来,会不会嫉妒自己,给自己穿小鞋?

毕竟,这可是明令天下人,不可擅自私藏神妃画像。把天下神妃画像统统买下来收归己有的人。

“陛下让贫道测魂玉,是为验证那个流言?为何不直接用殿下的魂玉?”

“昊儿的魂玉?去年刘妃、孙氏揭发贵妃前,太玄阁失火,掌阁大太监失踪,昊儿魂玉也没了。你说奇不奇怪?”

“朕得知那件事后,本想好好追查,但贵妃突然就病逝了。以她的修为病逝,你觉得可能吗?”

“所以,殿下怀疑贵妃真用了那一招?”

去年,刘妃和孙氏揭发贵妃使用巫术,欲将亲子昆昊炼成傀儡,修炼魔功。而后来神皇的确在贵妃寝宫和昭元殿察觉一些巫术痕迹。

为此,神皇震怒,将一切巫术痕迹抹除,并跟贵妃大吵一架。

“说她施展巫蛊之术谋害亲子,朕是万万不信的。但在宫中弄这些东西,着实触犯忌讳。即便是朕,也不能不做出一番表态。”

为此,六皇子身边的宫人以及伴读统统找借口清理掉。

理由都是现成的,巫蛊邪术。

至于举报贵妃施展巫术的两个妃嫔,刘妃失宠,而孙氏在贵妃之前病逝。

以神皇和其他人揣度,明显是贵妃下手弄死的。

至于贵妃之死,这倒比较奇葩。

一个武圣无缘无故死掉,怎么可能?

倒是后来,又有一个传言。

仍然是刘妃甩出来的:贵妃娘娘之所以死掉,是为破釜沉舟,继续夺舍六皇子。目前的六皇子,其实是赵贵妃之魂。

因此,神皇专门花费大力气修复赵贵妃魂玉,就是为测一测昆昊的魂魄。

“所以,陛下从一开始就没有怀疑过其他可能?”

“怀疑什么?”神皇反问:“昊儿不是朕的亲子?还是武圣执念夺舍?”

“天底下,有谁的执念之强横,能闯入天宫,在朕的眼皮底下动手?”

“何况昊儿在出生之时,得到朕和她的联手加护。只有能力超过我二人联手,或者我二人中的其中一人出手,才能打破我们的咒术,夺舍昊儿。”

所以,那什么武圣魔尸去找昆昊麻烦。

神皇一点都不着急。

区区一群魔尸,能打破自己的祝福?这可是父爱和母爱的双重加护,在昆昊成年之前,没有任何人能伤害昆昊的魂魄。

“从昊儿洗三那一日,朕和贵妃联手施加咒术,已经杜绝一切夺舍的可能。唯一能夺舍昊儿的,只有朕和贵妃。”

“朕没有解开这个咒,贵妃也没夺舍自己儿子。那么很简单,他就是朕的孩子。”

“所以,刘妃又在诬告。纵然她为朕生育一子二女。但整天胡说八道,朕也怕她带坏孩子。”

神皇眼中闪过寒芒,已经动了杀意。

不过到底是皇子皇女的母亲。自己再不喜欢那些皇子皇女,也是自己骨肉,要给他们一点面子。

所以,冷宫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