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二章千年古冢(1 / 2)

老者带着孙女一路追赶。

一天之后才追上彭禹一行。

眼前是一座五气缭绕的迷宫,天空都被五色霞光遮盖。一艘艘战舰悬浮在天空,围着迷宫不断勘察。

周边还有好些散修,指着迷宫议论纷纷。

老者过去后,跟散修们询问情况。

一人道:“昨夜这座迷宫突然出现在两郡交接,似乎还有仙家斗法的声音。”

“今天早晨,一群战舰路过此地,似乎有个小孩跑进去了。”

“小孩?”

老者看着战舰,这不就是六皇子一行吗?他们船上的小孩,似乎只有两个吧?

……

王简:“将军,怎么样了?还找不到人?”

“这座迷宫庞大而繁杂,方才我们三波人进去,都自动绕回来,根本找不到人。”

“那殿下呢?他进迷宫那么久,怎么还没出来?”

“这……”袁一凌也不知道。

按理说,就算三批人迷路,但也能找到殿下的踪迹吧?可殿下的影子都没看到。

赵朗冲过来:“怎么停下了?继续派人找啊!”

他已经急疯了。

今天早上,他们来到巫山郡时,俩小孩正说着一会儿去萧氏族地看看。突然六皇子看到这座迷宫,好像明白了什么,一头钻进去,连颛阳都没来得及拦。

“你们说,殿下好端端去这里干嘛?还有,我们来的时候可没看到这片迷宫。”王简看向颛阳,颛阳黑着脸,咬牙切齿道:“天知道那混蛋怎么想的?”

男孩恨不得直接打断那家伙的腿。仗着乾坤仙术来去无踪,就随便浪!

孙政走过来:“情况知道一些了。这座迷宫昨夜突然出现在两郡边界,是周天师和五气阁斗法弄出来的。”

“不知为何,周天师离开金吾城。而五气阁调动所有精锐埋伏天师,摆下这座五气玄天宫。”

“五气玄天宫?”

“对,刚才我把图像发到天遁宫,那边传来的消息。”孙政:“相传这种秘术出自遁甲宗,最后一个懂得布置五气玄天宫的人,就是天遁老人。”

颛阳一脸茫然问:“那是谁?”

“灵皇时期的仙道高手。灵皇南巡时,他假作世外高人妄图戏弄灵皇,结果被大将军王斩杀。”

“据说他死后葬入一座宫殿,那宫殿外头就有一座五气玄天宫。也不知五气阁从哪弄出来的秘术,又摆出一座五气玄天宫。”

赵朗:“我不管这些,我只问一句,现在能破解玄天宫吗?”

“这……或许可以借助玄鸟一族?”孙政看向萧暮妘:“姑娘,到了你家地盘,能不能请你家大人帮忙?”

玄鸟一脉最擅辨认方向,有穿梭时空的天赋。

萧暮妘:“殿下出事,我早已和家里联络。人应该快到了。”

天空忽然飘来一朵香云,一对俊男靓女联袂落下。

“姐姐?”萧暮妘眼睛一亮,扑入萧朝妤怀中,惊喜道:“你怎么来了?你不是没在家?”

“刚回来没多久。”

打量萧暮妘,萧朝妤有些不满意:“才几天没见,你瘦了。”

然后看向王简,让你照顾我妹妹,就这样照顾的?

王简很无奈,有一种瘦叫家人以为你瘦。

萧暮妘和吕言打过招呼,跟姐姐诉说现在的情况。

听闻六皇子和袁一凌的身份,萧朝妤目光微动,看向袁一凌。

袁一凌似有所感,也跟她点了点头。

二人对视,瞬间明悟:他/她也修炼魔功,而且魔气很纯。

吕言有点不满,主动站出来,挡住袁一凌视线。

年轻的神将嗤笑一声,扭过头去。担心我对你女人下手?你女人再漂亮,比得上神妃吗?

见过那等惊艳的女子,袁一凌再也瞧不上其他俗人。

众人打过招呼后,王简赶紧请萧朝妤帮忙探索迷宫。

望着青、赤、黄、白、黑五气缭绕的玄天宫,萧朝妤正色道:’这是上古遁甲宗的五气玄天大咒吧?我记得这种咒术演化到极致,可以制作一望无际的迷宫群。”

孙政:“姑娘好眼力。”看到这美艳脱俗的女子,他眼睛一亮,主动上前攀谈:“据我们探查,这应该是五气阁弄出来的。”

“五气阁?”萧朝妤沉吟:“我跟他们打过交道。五气阁主虽然是武圣,但道术成就并不高,也就是元神真仙的层次。以他之能,布置不出玄天迷宫。”

“应该是前人遗留的迷宫被召唤出来。”

孙政跟她并肩站立,轻声问:“姑娘怀疑,这就是天遁老人的墓葬玄天宫。”

“咳咳……”吕言不着痕迹将孙政和萧朝妤隔开:“小朝。你怀疑这就是‘天遁密藏’吧?”

萧朝妤点头:“应该是,天底下应该找不到第二座五气玄天宫了。”

“天遁密藏?”孙政询问“这是什么?”

他的情报网,没这个词。

吕言:“在五云界有一片秘境,相传是千年前凭空出现。那个秘境外围是一片辽阔而繁杂的迷宫。如果能前往迷宫核心区,就能进入一座仙府遗址。我们称作‘天遁密藏’。”

“这个迷宫百年显现一次,且死亡率很低,是我们五云界修仙者撞机缘的秘境。”

“当然,也有进去过密藏的人回来说,里面是一座墓。因为仙府门口立着一块碑,上面写着‘千年冢’三个字。。”

“千年冢?”

颛阳冲过来,抓住吕言:“吕言大哥,你确定叫这个名字?”

王简江陵也露出惊容,彼此对视。

千年冢?那不是横山的巫马将军墓?

“千年冢……”颛阳喃喃自语:莫非他的目的是这个?

……

彭禹站在玄天宫中。

鲁莽跑入这座迷宫很不明智,冒着莫大风险。甚至回过神来,彭禹自己也在责怪自己愚蠢。

但如果时间可以再来,他还会再跑进来。

因为—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