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三章乾坤元胎的致命吸引(1 / 2)

“那个……假如我说,自己误入此地,你们信吗?”

锋锐至极的金刀当空劈下。

浑天罡气刚一运转,就被金刀瞬间劈碎,彭禹立刻缩头瞬移。

庚金使者冷声叱问:“我的人呢?”

“外头。”彭禹转动戒指,破碎的浑天罡气重新聚拢,再度于身边形成屏障。

庚金使者对不远处的门徒打眼色,两个门徒跑出去查看。

彭禹刚松一口气,阴冷邪异的辛元剑气透过皮肤,刺向心脉。耳畔蓦然响起悦耳玲珑的女声:

“阁下既然误入我家禁地,不如先留下做客。确定我们的人没事,再招待阁下。”

好歹毒啊。

彭禹下意识想要抵抗,但龙皇珠抢先一步炼化剑气。

“咦?”蒙月察觉自己御使的剑气似泥牛入海,在这个人体内消失不见。

“大家小心,他身上有古怪。”

彭禹察觉龙皇珠护住,马上瞬移:“诸位不用客气,你们继续忙,我先走。”

瞬移离开,彭禹本想一口气跑到广场边缘,但却不知为何落入一片刀山。

昏沉沉的天地间,无数刀山挺拔而起,每一座山头插满刀刃。在他观察时,刀山缓缓涌起,形成四面长满利刃的墙壁缓缓逼近。

“走?我们五气阁是那么容易离开的吗?”

刀山世界上空,浮现庚金使者的脸庞。

“金遁之术。”

到底昨日彭禹恶补了一些五气阁的情报,察觉自己被遁术所困。

彭禹心中对五行遁术的轻蔑一扫而空。

同样是五行遁术,神通高手施展和天罡层次施展,完全是云泥之别。

前几次彭禹碰到刺客,哪怕天罡境界,他们的遁术也十分呆板,无非隐藏在五行之间寻找偷袭的机会。

彭禹只要张开浑天罡气,一招捏死一个。

但神通境不同,他们的遁术臻至化境。不仅可以藏身于五行,更能利用五行之术演化领域。

如今彭禹所见的刀山,只是一点小小应用。

浑天罡气蠢蠢欲动,彭禹抵住四面墙壁,在利刃即将刺破罡气时,施展瞬移回到现实。

下一刻,他又被一片火海包裹。好不容易出来,此时身边围绕密密麻麻的水珠。

晶莹剔透的水珠闪烁光泽,宛如珠帘挂在周围。而在这美轮美奂的水景中,却蕴含着无穷杀机。

方才的癸水使者藏匿于水珠,每一滴水珠都能看到她的身影。

一滴水珠炸裂,女子现身拍向彭禹背心。

嘭——

罡气和癸水玄劲抵消。彭禹快速掏出匕首刺向女子。女子身形消失,又回到水滴。

紧接着,她又从彭禹脑后的另一滴水珠探出玉手,拍向他的后脑勺。

浑天罡气又把这一击挡下,对方再度回归水滴。

“这家伙的遁术跟前头那些,完全不是一个档次。”

一滴水,一粒沙,一片叶子,十方使者可以将自身藏匿其中,甚至完全内敛自己穿梭空间的波动。

“阁下身上带着一件很不错的宝贝,能抵挡姑奶奶三成功力。如果你将宝贝献给姑奶奶,可以饶你一命。”

呵呵……

彭禹闭上眼,浑天罡气高速运转。虽然罡气挡不住他们的攻击,但戒指蕴含的浑天罡气无穷无尽,我怕什么?大不了耗下去呗?反正你们矜持身份,没有一拥而上。

甲木和乙木两位使者站在一处。

“看出他的路数吗?”

“他用罡气护体,虽然是天罡大圆满的层次,但也足以抵抗薛玲珑的攻击。要说师承,目前看不出来。”

浑天罡气朴实无华,御使天地之气化为神罡。一般仙人哪能窥见虚实?

“大人,我们的人找不到。好像死了几个。”

庚金系的门徒回来,使者脸上冒出煞气:“薛玲珑,你退下。这家伙交给我们金坛。”

水滴微微一顿,轻笑道:“师兄何必着急?妹妹帮你杀了他,不是省了你们家的功——”

忽然,辛元剑光似疾风扫过,无数水滴崩碎,一道人影快速离开。

薛玲珑娥眉竖起,厉声道:“蒙月,你干什么。”

蒙月蒙着纱巾,缓缓道:“这是我们金坛的事,你们黑水坛就不用插手了。”

薛玲珑落地,站到同伴身边。她扭头望去,自家同门老神在在立着,根本不说话。

薛玲珑心中气恼,但也无可奈何。

“行了,都是自家人。争什么争?”甲木使者仗着修为最高,已跨入神通五阶,笑道:“让刘锋拿下他,回头咱们慢慢审问。至于这家伙身上的宝贝,恐怕不止一件。”

轰—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