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六章层层反杀(1 / 2)

天遁老人没死?

周天师提起彭禹衣领,快速往后撤。五气阁主也吓了一跳,各种遁术扔在自己身上。

莫非,当年父亲的死是祖师爷下手?

彭禹挣脱周天师的手,再度走到天遁老人面前。

周天师的确看到,天遁老人的眼珠有一瞬间的活动。

“外面有一块千年冢的碑。五气阁主说,那是后来人立下,代表这里是前辈的墓地。”

“但晚辈想来,这块碑是不是也暗示着一瞬千年?”

“如果我激活这片空间,让时空回归外界,那么在一瞬间跨越一千五百年。我们三个是一千五百年后的人,自然无碍。可前辈你是一千五百年前的人,在这一瞬间,你跨越一千五百年,你的寿元……”

男孩笑了,轻声问:“前辈,要不要我们试一下?”

老者眼中闪过一瞬间的恐惧。

周天师恍然大悟:“是了。天遁老人已经死了。他的死不是灵皇封闭时空的那一刻,而是时空重新流逝的那一刻。”

才情高如灵皇,只能活八百年。

天遁老人只要活过来,下一瞬就会寿元耗尽。更别提,身上还有大将军王留下的伤。

彭禹看着老者胸口的赤光。太明显了,颛阳施展过,那就是枪招“力破河山”,一击崩碎天遁老人的道基仙元。

男孩绕着天遁老人溜达,却没有真正触碰他的身体。

“前辈,这些年您到底暗算几个人?你是要夺取他们的寿元,为你抵挡消耗吗?”

五气阁主眼一眯,回想当年父亲的死。

周天师本来还打算让彭禹出手复苏空间,让天遁老人活活耗死。但听到彭禹的话,面色凛然,歇了这个念头。

再度跟拎鸡仔一样,把彭禹提起。

“殿下,别说了,咱们撤。”

本来还想跟五气阁主清一清当年恩怨。可现在主要目的,还是护送这小麻烦离开。

“不不不,天师放心,我有办法弄死他。你看他胸前的赤光,分明是大将军王所留。所以他不敢轻易活动。如果我所料不错,天遁老人能偷袭暗算的人,必然是遁甲一脉。五气阁主,问你件事,你爹得到最初的遁甲传承,是在杀死六宫同伴之前还是之后?”

“之前。”五气阁主咬牙道:“我父少时得到一块龟甲,上面记录遁甲宗的五行遁术,相传是天遁老人所留。后来他因为遁术精湛,被六宫相中,加入天遁宫。”

再后来,就是独吞遁甲宗传承,在外建立五气阁。

“还有一个问题,你们父子是大昆人吗?”

“你问题怎么这么多?”五气阁主低声骂了一句,还是解释道:“不是,我们出自五云界。当初也正是在五云界得知天遁密藏,然后跟这家伙一起进来。”

最后,五气阁主看向周天师。

他心中有些不是滋味。如果周天师没杀父亲,那自己这些年的折腾,到底是为什么?好好一个修炼门派,活生生被自己玩成杀手组织。

彭禹摸着下巴,一副小大人的模样:“所以,天遁老人很有可能是空间停止的那一瞬间将机缘送出,引导后人进入这里,为他延续寿命?不,也可能是执念太强,主动把自己的洞府连接外界天地?”

周天师想到一事:“殿下,根据天理宫考察,五云界很有可能是上古遁甲宗所属灵山。或许,天遁老人是利用遁甲宗遗留在五云界的术法,强行对接外界。因为当初我逃出去,恰好落在五云界。”

三人当着天遁老人面合计,终于把一切厘清。

所谓天遁密藏,和那些进入此地的前人,很有可能都是天遁老人为自己“钓的鱼”。

嘭——

一团火焰在周天师身边亮起,五气阁主挪移过来:“小子,你有办法弄死他?”

虽然跟大昆神朝的梁子没办法化解。但现在,可以先为父亲报仇。

“很简单,这里的乾坤道力被我重新梳理。但这个空间除却天遁老人和灵皇陛下外,还遗留第三个人的力量。”

“只要——”彭禹伸手去碰天遁老人胸口的红光。

“且慢。”周天师和五气阁主同时打断。

两人对视,看到彼此眼中的警惕。

周天师靠过去:“殿下过来,这种事你不能做。”

五气阁主也怕激活红光,引发什么不好的事。

他俩各自站在天遁老人一边,仔细观察红光。

那红光的确是大将军王所留,牢牢钉死天遁肉身无法行动。看了一会,发现只是一道武道无上神罡。

彭禹:“天师,你去引动大将军王的枪罡。”

周天师和他对视,看到彭禹对他眨眼睛,默默走过去。

但五气阁主更快。

他一方面用遁术自保,挪走半个身体,另一方面伸手激活红光。

“啊——”

那一瞬间,在场三人听到凄厉的惨叫声。

神罡激活,撼天枪虚影破体而出。

噹隆隆——

枪罡与乾坤道力共鸣,一座玄妙神秘的乾坤符文阵法自动浮现。那道神枪虚影恰好是阵法的核心。

彭禹盯着符文扫了一眼,浑天罡气覆盖左手,悍然拍向五气阁主。

“动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