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七章灵皇之威(1 / 2)

袁一凌的部下清扫战场,众人站在仙门前。

看到上面的五角星标志,申屠康寿:“五行道体的几个,你们滴血在上面,用你们的血激活仙门。”

五行道体?

众人相互看看。

丁思秋拉着赵蓉蓉率先站出来。

“小人是水灵之体,蓉儿是后土魔体。“

“我是玄火之体。”孙政走过来。

袁一凌:“我是金。”

王简:“木灵仙体。”

众人相互看看,就这么巧合,他们这一行人能凑齐一套五行道体?假如丁思秋祖孙二人不来,岂非凑不成?不对,假如袁一凌、孙政找不到六皇子,岂非凑不齐?更甚至,如果当初王简和六皇子走岔,没有上玉灵仙舫,岂非也少一个?

丁思秋神情诡异,又想到那位面具人的话。

五行开天门,魂葬千年冢。

或许,时间已经到了。

众人滴血于仙门,五角星阵运转五行之力,仙门缓缓裂开一道缝隙。

颛阳走到丁思秋面前,再度询问那个面具人的事。

“公公,那个人有没有跟你说过什么?吩咐你做什么事?”

“……”

等了一会儿,不见丁思秋回应。

突然,男孩觉得不对。抬头一看,丁思秋脸上带着诡异笑容站在那,已经没气了。

死了?

“爷爷?”赵蓉心中有不祥预感,伸手抓住老者的手。那一刻,她感到异样冰冷。就好像老者早已死去,他的身体是僵硬的。

“爷爷……爷爷,你醒醒啊。”女孩大哭出声,继去年母亲离开后,又一个亲人不在了。

其他人察觉不对,纷纷围上来。

王简把脉后,皱起眉头:“怪了,他怎么突然死了?而且不像是最近,反倒是——”

“仿佛去年那场大火中他就死了,对吗?”

王简看到说话的人,男孩表情凝重,似乎这件事对他,比殿下安危更加重要。

“对。”

颛阳握紧拳头,这已经是第三个了。

那个面具人到底是什么来历?

……

仙门内,乾坤阵法自动运转。

四人分三方,彭禹和周天师很淡定。

因为他们稳赢。

“遁天溯光阵?”周天师盯着阵法:“这是回溯时间的阵法,也可以让停止的时间重新运转。”

阵法运转,众人明显感觉到一股全新力量的觉醒。原本破碎的高台开始聚合,化作完整的宫殿。

很快空间复原,那是一座宏伟壮观的五行天遁宫。在仙门之下,带着青铜面具的年轻男子和天遁老人交手。

“回溯时间,这是一千五百年前的景象。”

“那我们是回到这个时间点,还是仅仅看到过去的影像?”彭禹看向天遁老人,老人铁青着脸,死死盯着那个面具人。

“哦,是了,是回溯投影过去的战斗景象。大前辈别着急,你待会儿才会死呢。”

天遁老人想要动手,可身上冒出诡异火焰,自己的寿命和法力不断注入乾坤阵法。

在挣扎几下后,肉身彻底化为灰烬。

周天师:“看来,我们低估灵皇陛下的手段。一瞬千年不假,但灵皇布置这座阵法的核心源能,就是天遁老人的肉身。根本不用一瞬千年,在阵法复苏后他的寿命和法力就会被阵法抽干净。”

“也对,灵皇陛下既然敢把他留下来,岂能没有后手?”

说完,周天师看向那位年轻男子。

……

阵法回溯灵皇和天遁老人斗法的一幕。

从灵皇进来开始,就一步步逼向天遁老人。

金刀、青木、赤火、黑水……各种攻击靠近,都自行无效化。

“阁下躲什么?你引朕从行宫出来,又弄了一座劳什子的迷宫。还弄出一套外宫和内殿。如今到了内殿,你的老巢,你还怕什么?”

他出手轻松惬意,仿佛夜游散步一般。仅用浑天罡气操控空间法则,就把一切攻击挡下。

“罡气还能这么用吗?”彭禹眼睛发亮,观察灵皇的乾坤仙术。

灵皇自身如同一个奇怪的“基点”,浑天罡气是他操控的线。不,如果把天地视作一台机器,那么灵皇就是通过操控机器,直接修改天遁老人的攻击。

“浑天罡气不单单是防御,更是操控天地力量的源能吗?”

五气阁主和周天师观察天遁老人,五行道术在他手中信手捏来。尤其在这个五行宫殿中,他就仿佛世界之主,携世界之力对抗灵皇。

三人观看前辈战斗,从中解析体悟,顿觉豁然开朗。

五气阁主身后浮现一重五行宫殿,和眼前的宫殿有九分相似。

周天师身后飞出五条神龙,演化上古五龙大道。

他俩多年对仙道奥秘的疑惑,在这一刻迎刃而解。

至于彭禹,他观摩乾坤宗前辈斗法,真正明白自己未来的道路。

乾坤宗道法,和其他门派道统完全不同。

“我们修炼的不是金丹道胎,而是世界。我们自身就是世界,我们不应该把战斗具现于眼前的敌人,而应该把自己比作天地。”

我身为天地,那么和我同等的存在是谁?是大昆神朝这个主世界,以及八百附属世界。其他武圣也罢,神皇也罢,不过是这个主世界中的生灵一员。

乾坤宗的修行,就是借助世界和世界之间的沟通,为自己造成各种便利。

轰隆—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