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八章科学狂人灵皇(1 / 2)

彭禹、周天师以及五气阁主接下来看了一出科学狂人的大戏。

灵皇把天遁老人当实验品,在他体内注入各式各样的血。

一会儿背上伸展凤翼,一会儿又布满龙鳞,然后是白虎尾巴……

天遁老人在阶梯上嘶吼打滚,但灵皇仍是那副平静淡定的姿态。仿佛他在跟朋友聊天今天早晨吃了什么。

这一刻,彭禹似乎理解厉皇的感受。

这邪性无比的手段在灵皇眼中,似乎就是家常便饭,是顺理成章之举。

天遁老人找到机会,施展五行遁法溜走。

灵皇起身:“阁下在行宫挑衅朕,引朕单独出来。跑什么?今天十六,满月当空。那句话怎么说来着‘月华如水,最是难得,不如和朕一起赏个月?’。”

说到最后,灵皇自己都笑了。

伸手一拂,整座五行宫殿坍塌,化作无数碎片高台。

然后追上去,又在天遁老人身上试了另一种武圣之血。

刚猛霸道的武圣之血游走全身,再度和仙血、龙血冲突。

三种血液的排斥,逼得天遁老人狂喷鲜血,好一会儿才恢复过来。

牛逼!这才是大佬该有的姿态。

彭禹看着灵皇,眼睛一闪一闪的,满满的崇拜都快溢出来了。

他下定决心,未来也要收集血液,这玩意比下毒都有意思。什么摘除器官,哪有置换血液来得有意思?

反倒是和天遁老人有传承关系的五气阁主,升起兔死狐悲之感。

我遁甲宗一脉也是上古十大宗之一,碰到乾坤宗的人就这么无力吗?这就是上三宗和下四宗的差距?

“要杀就杀,何必这般折辱?”天遁老人咬牙道:“这次老夫是栽了,不过你等着。老夫回头修成仙道第五重,定要找你一比高下。”

“仙道第五重?自上古天道俱灭后,仙道哪里还有——”

灵皇正要开口,突然他身上乾坤真元暴动,一道道天地本源溢出,引得天遁老人心神动摇,不顾自己身上的麻烦,直接扑向灵皇,撕扯他的衣袖。

灵皇瞬移闪开,一脚踢开天遁老人。

咔嚓——

“坤四戒”碎裂。

“赝品就是赝品。”

灵皇随意把戒指取下扔掉。

彭禹顺着戒指掉落的轨迹,在远处宫殿的一根柱子下,发现了那枚碎裂的“坤四戒”。

他过去捡起来。对比自己的正版戒指,单从材质就远远不如。

“这是灵皇打造的替代品?这么说,坤一和坤五也是灵皇自己打造的?”

彭禹捡起来“伪·坤四戒”,感觉到里面遗留的一点点乾坤道力。这枚戒指仿照正版,同样封存乾坤挪移之术。

“可惜我有正版戒指,这玩意没用。”

但彭禹还是收了起来。

哗——

红光自仙门处亮起,神兵悍然出击,刺穿天遁老人肉身。

身穿铠甲的英气青年大跨步而来。

“既然胆敢偷袭陛下,那就拿命来偿吧。”

一击,仅仅一击就打出天遁老人的致命伤。

“……”灵皇静静站在那里,只有时不时溢出的乾坤道力影响整个空间。

将军过来,看了一眼天遁老人,目光落在灵皇身上,语气温和:“陛下不该出来,区区一狂徒,让人打死便是。”

“这几日心情不顺,顺道出来转一转。”

“然后被这狂徒刁难,连步履都脏了吗?”将军看到灵皇身上的灰尘,不赞同道:“陛下正在蜕变期,不方便出手。如有事,臣代劳即可。”

“代劳,再让你多杀几个,朕怕真是孤家寡人了。”

灵皇随手一挥,乾坤符文落入空间各地,彻底将宫殿打碎,并将时空停止。

咔嚓——

他手中坤一、坤五戒出现裂缝,里面灌注的灵力慢慢逸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