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八章 烈焰红唇(1 / 2)

陈海旺站在窗前看着离开的楚洛,手里拿着一个黑色纽扣一样的东西:“不是我不想答应你的请求,而是已经有人盯上你了。”

“到底是“纸牌”还是猎鹰呢?”

陈海旺内心觉得“纸牌”组织的可能性最高。

毕竟“猎鹰”虽然神秘,但是是隶属上东的正规部门,应该不会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做这些偷偷摸摸的事情。

当然,鉴于上次的事情,也不能完全排除。

至于其他的,可能性基本为零。因为这个黑色纽扣是一种最新的窃.听定位器,一般的个人或者势力,很难搞得到。

陈海旺捏碎了手中的黑色纽扣,语气坚定:“不管是哪一个,我都不会让你有事的。”

他没有告诉楚洛这件事情,就是不想楚洛知道这件事情后露出端倪,他要暗中铲除对楚洛不利的人。

......

骑着焕然一新的小电哈,楚洛没有返回学校,而是来到了天宝大厦。从口袋里面拿出了印有玫瑰花的黑色信封,正是前两天姜琦给他的那个。

信封里面没有其他的东西,只有一张纸条,上面的内容也很简短:周日晚上七点,天宝大厦十八楼,天宝酒吧。

落款是一个性感的唇印。

楚洛对于这样的邀请方式有些莫名其妙。

不过既然姜琦在那种情况下,给自己这么一个邀请函,说明那天他很可能就是因为这件事而来找自己的。

至于这个神神秘秘的邀请函主人为什么找自己,只有见到了才知道。

最近楚洛翻看了一下王余皇手写的小册子,对于通海的商界有了不少的了解。可惜王余皇的手绘技术不好,都是没有图片!

楚洛也懒得一个个去网上搜索。

另外,楚洛也是发现了一个问题,那就是王余皇这位老哥,绝对的重男轻女,而且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。

因为小册子里面一个女性都没有。

小册子里面就有姜姓的人,而且还不止一位。

其中,楚洛印象最深刻的就是“通海六公子”之一的姜潮。算是同辈之人的一种好奇吧。

而姜琦正是姜潮的堂弟。

这层关系不是小册子上写的,而是从陆鼎铭那边知道的。

很显然,姜琦这号人物压根入不了王余皇的法眼。

楚洛觉得收陆鼎铭作为小弟还是非常明智的,很多事情都不需要自己去查。

“难道是姜潮找自己?”

楚洛一想到堂堂通海六公子之一的姜潮,涂着一个妖艳的大红唇,然后扭着身子,就是一阵恶寒。

“死变态!”

“不至于,不至于......看姜琦那块头,从遗传学的角度来说,姜潮应该也不会差到哪里去。”

现在不过五点钟,距离约定的时间还有两个小时,楚洛直接上了十七楼,随意闲逛了一圈,又是上了十九楼。

最后才进入十八楼。

他这么做当然是为了考察一下地形,很满意地点了点头:

“嗯,有六处出口,逃跑起来还是比较容易地。”

他怕这是一场鸿门宴。

害人之心不可有,防人之心不可无。

此时时间还比较早,所有酒吧压根没有什么人,工作人员也才收拾好东西,准备开始通宵达旦的爆肝工作。

门口一个小哥见到楚洛,热情地小跑过来迎接,弯腰做了一个请字:“先生,欢迎光临,里面请。”

“请问您有预约吗?”

楚洛摇了摇头:“没有,我等人。”

小哥脸上态度依旧热情:“好的,那您先做。先生想喝点什么?”

“来杯白开水吧。”

那位热情地小哥和吧台的调酒师嘴角微微一抽,相互看了一眼,都是发现了对方眼中的鄙夷。

小哥一直暗中打量着楚洛的打扮,之前的热情在楚洛说要一杯白开水以后,瞬间不复存在,嫌弃地看了一眼楚洛:来酒吧喝白开水?你咋不回自家去喝啊?妈的,浪费老子笑容。

直接把楚洛领到吧台就是一言不发的离开了。

调酒师虽然不情愿,但还是给楚洛到了一杯白开水。

咕嘟!咕嘟!

楚洛脸不红心不跳,当场就给干掉了,他是真的有些渴了。

然后又把杯子推给了调酒师,“麻烦再来一杯,谢谢!”

面色俊秀,打扮潮派的调酒师脸色陡然僵硬:你他么的还要续杯?一点不觉得害臊?

像看傻逼一样看着楚洛。

楚洛自然是看出了刚刚那位卖酒的小哥和这调酒师的态度转变,以貌取人到哪里都有,尤其是在这种挥金如土的场所最严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