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章这东西好(1 / 2)

对峙足有一刻钟,云豹终于失去耐心。

一早出来捕猎,肚子里没有吃到一口食物。在这片森林为王的牠还是第一次。

森林里猴子多的是,一抓一个准。这家伙不是一根筋,掉转头朝山下走去。临走还不忘对着石窟吼叫一声,似乎告诉石窟里的人:不是搞不赢你,懒得在这儿磨叽!

肖凡不管牠是什么意思。走了就好!

怕这畜生智力不一般,使诈。假装走掉,躲在某个地方搞突然袭击。肖凡在石窟里又趴了十来分钟,确信云豹远离,这才爬出石窟,小心翼翼地向上下望。

之前听见有猴子惨叫,说明云豹已有食物裹腹。野兽吃饱肚子,一般不会再次捕猎——这是基本常识。除非它感到威胁才进行攻击。

往回走的路上,肖凡产生了一个疑问:

出现在脑袋中的游戏面板上写明:“你已经成功融入506号角色。”既然融入角色,为什么刚才遇到云豹时,一会儿是肖凡在发抖,一会儿又是啰啰运用经验和云豹周旋?

当时两个人似乎有些分离,并不那么融合。

想不清楚。

“系统,系统!问你个问题……”

没人理他。

也没有有些里写的那样,出现个小美女秘书,嗲声嗲气地告诉他一些事。

什么都没有。除了刮过树林“呜呜”作响的风和“叽叽喳喳”的鸟鸣。

行吧,不做有个随时呼唤出来的系统或是金手指带给一个厉害武器的美梦!

看来一切必须靠自己。角色完全融合的问题,慢慢适应。

谁让自己摊上这么一个坑人的游戏呢?

森林里有许多野花野草。肖凡惊奇地发现了一些类似花椒、辣椒、八角、紫苏之类可以用作调味的东西,树林里甚至还有桂花树,桂花树的树皮可是调味的佳品。

肖凡把遇到的这些东西一一放在嘴里品尝,发现味道虽然有差别,但八九不离十,应该就是这些调味料的原生态。

最大的遗憾,就是没有发现盐碱地。

再好的调味品,没有盐的加入,不知要逊色多少。

在离部落居住的山洞不到两百米的地方,肖凡发现了理想的黏土,土的颜色趋于白色,捧一捧到小河沟里和上水,粘度很好,制作陶器应该不成问题。

在网上曾经见识过瓷器的制作过程,开始制作胚子的时候,土色跟这差不多,只是烧制一窍不通。

但肖凡不操心。他认为无非是先建一座窑,火的温度慢慢试,反正木材有的是,一窑不成烧第二窑,制作过程并不多复杂。因为他要达到的目的并不是烧制多么漂亮的陶瓷,只要结实,能装东西,经得住烟熏火烤就行。

两个字:实用。

至于精不精致无所谓。

回到山洞,已接近傍晚。

走进山洞,眼睛刚刚有点适应在篝火下的黑暗,肖凡脑袋突然挨了一棍子。

打在头上的棍子饶是不粗,还是把一点没防备的肖凡打得一屁股坐在地下。

“出去了一天,连只老鼠都没打着?你还有脸回来!”

原来,部落里凡有劳动能力的人,除了集体狩猎,每天回来要交猎物,或者野果,不然不是挨打就是挨罚。

打他的人是族长大狼。

大狼说着话,又举起棍子,准备继续教训他。

“别打,族长,我找到好东西啦!”肖凡就地翻了个滚,躲开树棍。

以前啰啰挨打时总是不肯不嗯,肖凡打算从现在起改变在部落中形象。

但硬顶是不行的,族长完全可以二话不说,把他往死里打。打死也白打死。族长有这个权利,而且没人拉或者劝和。

“好东西?”族长伸出手,“拿来我看。”

肖凡道:“族长你坐下,我慢慢跟你说。”

大狼“邦邦邦”地用棍子敲地:“这、你个无能的家伙好像变了?”他疑惑地看着他,“从前挨打的时候只知道抱着头哭,今天……”

大狼说不上脚下的啰啰变化究竟在哪儿?总之不太一样。

肖凡明白大狼族长的疑惑。他拍拍身边的地:“族长你坐下,听我慢慢告诉你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