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章神奇的罐子(1 / 2)

恰利自从当上挖窑的负责人,干劲十足。

他果真带人日夜轮班,窑洞在第六天挖成,比预计的时间提前了一天。肖凡看看,很满意。

窑大约十多平方米,一人多高,比他在现实中住的地下室大不了多少。但一次烧二三十个陶罐足够。

肖凡让人在窑上开了个大腿粗细的孔洞——印象中,烧窑上面有烟囱,热胀冷缩是个简单的物理常识,如果没有排烟孔,封闭的窑会烧裂,烧裂是小事,万一窑崩塌,前面的工算是白做了,族长也会怪罪。

这些天,肖凡带着花呃做了十八个罐胚,另外还做了30多个碗和筷子,几把舀汤的大勺子,外加三个像鼎一样的粗壮方锅……肖凡是个过细的人,凡能想到的都做了。

老天也够意思,几天来都没下雨,这些胚子放在树下阴干了,搬起来感觉结结实实不易破碎。

肖凡招呼大家把它们搬到窑口,自己进窑,小心翼翼将他们沿窑壁摆齐码好,中间留空地放柴草,然后用石头把窑门堵好,留一个小洞扔火种。

点上火,再把小洞堵住,在族人好奇的眼光中,肖凡守在外面,等待柴草烧完加柴。

烧柴是砍的一棵松树,木块大而且湿,烧了大半天,烟子冒得整个一片天都灰蒙蒙的,窑门浓烟滚滚,根本无法靠近,添不成柴。

肖凡只好等里面松木烧得差不多再作打算。

谁知这一等就是一天,第二天早上火快灭时人才能靠近。

撬开洞口,肖凡想:烧制三天是自己想当然的,应该进去看看,也许一天就可以呢?

结果一看,惊喜坏了:一天果真行,白色的胚子变成土黄色,一个个干蹦蹦的,没有龟裂,端在手里感觉结实轻巧。

方锅里装上水,底下烧火,一直到水“咕咕嘟嘟”烧开,不裂不漏,成了!

用碗舀了递给族人喝,一个个都说好喝。说从来没喝过这么好喝的水。

把烧制的陶器运回山洞,在族人好奇的注视中,肖凡把族人刚打的鹿肉割成块,丢进回来时顺带找到的桂皮八角紫苏什么的,用水煮了一大锅。煮开不久山洞里弥漫出浓浓的鲜香,引得族人一个个舍不得出洞。

肖凡说得把肉煮烂才能吃,要几个小时。

族长赶了几遍才把人赶出去找吃食。大家走了之后,肖凡又把另外两个锅用上,煮了满满三锅鹿肉。

这天黄昏,山洞里欢快极了。第一次吃到炖煮的肉,鲜香的美味儿使大家兴奋不已,没人说话,只听一片“咕咕噜噜”喝汤吃肉的声音。

尽管肖凡不厌其烦地教大家使用筷子,大半人还是不习惯,仰头喝汤,用手往嘴里刨肉……三锅鹿肉没多大功夫就被吃空,还直嚷嚷没吃好,喊叫着让肖凡以后多做几个锅,三个锅根本不够用。黑豹甚至把手伸进锅里,把锅边的汤汁抹在手上,然后放在嘴上舔。

锅是少了,以这些人的吃量,没有五六个锅根本不够。

族长说话了:“以后煮多少肉由啰啰说了算,分肉也由啰啰分。”又转过头对肖凡说:“啰啰,以后你不用出去找食物干活,专门跟山神学本事,需要人帮忙随便挑。”

族长的话,实际上是给啰啰特权,无形中抬高了啰啰在部落中的地位。

肖凡点头答应。心里高兴啊。看来突破口找对了:原始人太在意吃了!

众人吃饱喝足还没有尽兴,围着陶器赞不绝口,说这是山神的恩赐,幸亏族里有啰啰这样的人,山神才会赏赐这么神奇的陶器。

肖凡觉得有必要巩固在部落的地位,他道:“这还不算最好吃的。昨天跪拜山神的时候,山神说,东南方有一种东西,叫盐,有了它,放在食物里不光好吃几百倍,身体也能强壮。”

“盐?山神给你显示它的样子了吗?”族长现在毫不怀疑肖凡的话,“要是知道它是什么样子,你可以去找。”

“山神给我看了,白色的,很漂亮。东南方可能很远很远,需要几个厉害的人跟我一起找,路上有野兽呢。”

族长头直点:“随便挑,要几个带几个,以后找神奇的东西你说了算。”

肖凡此行的目的当然是想弄盐,此外他想弄清楚还有一个部落在哪儿?搞清所有十个部落,才能完成“开疆扩土”任务。

三年时间虽然不短,但面板上提示:这些部落散落在两千平方公里的区域,这么大面积,原始人没马没车,单靠两条腿,不抓紧不行啊!

在他头脑知识储存里,有印象石器时代已经发现了铜,后来还发现了铁,如果这一路找到任何一种,就能造出坚硬的武器,有了这样的武器,攻打其它九个部落容易多了,几乎叫战无不胜!

试想:铜矛对木矛,谁更有优势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