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三章 用不着鼓动(1 / 2)

山林里天黑得早。不到七点,林子里已经昏暗地几乎分辨不出物体。

山林里还有个特点:昏暗使人恐惧。

山路高高低低,岩石、荆棘、悬崖,不知什么时候会让人倒霉;更有凶猛的野兽会突然扑过来……谷成一行心惊胆战地走在这样的环境中,没人说话,仿佛声音就能惹上什么。

一行人默默朝上午他们曾分手的地方走。

苏淇在女孩子中胆子不算小,这时却怕得拽着谷成的衣服不肯丢手。

谷成曾安慰她:

“有我们两个男的呢,野兽来了我们挡。”

“我知道。我是怕……”

“怕什么?”

“怕,怕鬼。”苏淇说话间紧张地四处瞄瞄,好像鬼随时不知从何处冒出来。

“别说!”谷成脱口而出。

其实他何尝不怕,自小没有在这种环境下待过,又听了不少大人讲的鬼故事,他也是走得寒毛直竖,只是有女孩子在旁边,自己壮着胆儿罢了。

好在已经快到张景泰躲的山洞,几人越走越快地朝前赶。

离山洞还有三十多米,谷成拉住陈川林:“等等。”又捏捏苏淇的胳膊,“苏淇,听下有没有异常。”

经历过两次生死体验,融入角色的肖凡警觉异常。

凝神听片刻,苏淇惊讶地说:“里面不是一个人。两个人在说话。”

“再听,再听,谁在说话,有没有张景泰的声音。”谷成明显紧张起来。

这回苏淇听清了:“有。有张景泰。还有一个人,男的,听到过他的声音,不熟。”

谷成说:“走,近点,听他们说什么,是不是自己人在对话。”

悄悄移至洞口十几米,苏淇听清了:“没事,自己人,在讲队友的事。”

几人放心来到洞口,怕突然而至,惊吓了洞中人,谷成轻轻喊道:“张景泰,张景泰……是我们,谷成,我们来了。”

只听悉悉索索草响,似有人立起来。张景泰的声音:“别慌,华南的,自己人。”又听他朝洞外说,“进来吧,安全。”随即,洞中划亮了一根火柴。

几人进去的时候,火柴已然熄灭。张景泰已经适应了黑暗,站起身安排他们一个个坐下,边安排边说:“那边是我的队友宋学勤,半个小时前来的。学勤,这三……咦,不是四个人吗?姓童的那个姑娘没进来?”

“让日本鬼子给打死了!”陈川林在黑暗中说,虽然看不见他的表情,声音中透着一腔愤怒,“我们在回去的路上遇到鬼子。要不是她,我和苏淇可能都完蛋。”

“小童是个好姑娘……可惜了……”张景泰声音有些发颤。

他眼前出现了童雪琴帮他剥鸡蛋的情景,不仅悲从心来,间隔片刻,他道:“看来我们想活着回去难啊!”

沉默半晌,张景泰继续介绍:“学勤,他们就是我说的华南队的,我的命就是他们救的,包括刚说的小童姑娘……”虽然只有苏淇一人能看清楚所有人,其他人看不见对方,但一介绍名字互相都不陌生。

陈川林关心张景泰的伤,让他扒开衣服,划了根火柴看了看:

“还好,应该没有感染。”

“陈兄医术高明啊,当时疼,没多久不疼了,上了药面,好像能感觉到它在往拢长。”张景泰感激地说。

陈川林摆摆手:“哪有那么神奇……不过别小看给你的药,它还真是好东西。治跌打损伤是一绝,祖上留下的配方,名为快愈粉。每天抹一次,不出三天伤口就能长好。赶明儿我看看这片山里有没有配它的草药,多弄点以后会用得上。”

“那好啊!”谷成说,“我们跟鬼子周旋,免不了见点血什么的,有这玩意踏实多了。”

苏淇邹着眉横了谷成一眼:“你就专捡不吉利的话说?”

宋学勤笑道:“谷兄说得很实际嘛。就是没被鬼子打伤,在山里东躲西藏,也难免不磕磕碰碰受点外伤啊。”

说了几句闲话之后,话题转到队员进山后的情况上。

谷成此刻最关心的事是杨素素的情况,宋学勤黑暗中摇摇头说:“恐怕凶多吉少。”

然后对谷成讲了上午遇鬼子袭击时,他看到的详细过程。

他说:

张翠丽喊“快跑”的时候,他正和华东区的刘恒在队伍后面盯着地面研究足迹。

隆兴有许多他陕西老家没有的动物,引起了他极大的兴趣。他一路观察这些动物留在地上的足迹,和他以前在画册中看到的动物脚趾对比。

刘恒是辽宁人,也是一个痕迹专家,上届比赛他输给了他,不服气的同时又很佩服他。这次山中巧遇,一路跟随着他。

枪响的时候,他们正蹲着看一处隐隐约约手掌大的印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