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四十九章 喜欢立威的大妖(1 / 2)

随着孤直公把事情缘由娓娓道来。

沈缘总算明白了是怎么回事。

有混世妖王初到西牛贺洲,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拉拢势力,立下威信,稳坐一地之主的位置。

几棵老树在县城里开设学堂的行为,算是妖物中的刺头,被挑出来当了靶子。

偏偏孤直公又是个倔脾气,那妖王刚刚遣了两个小妖过来放完话,让其老老实实主动献上学堂中的幼童,从此以后受妖王照拂,也算是一家人。

这老头转身就把对方的警告给抛在脑后,还干脆利落的遣散了幼童。

带着几颗老树,于深夜时分在学堂内留下功课,愿意继续学的孩子,便等到第二日时自行过来取走便是。

孤直公的行为,相当于是在妖王脸上扇巴掌,打的那是啪啪作响。

果不其然,还没出半月时间,那混世妖王便是亲临岭谷县,仅用一刀便劈碎了他们的神魂,更是带着群妖追到了荆棘岭,把他们的树根都给撅了起来。

“若是干脆就这样杀了小妖,那小妖也就认了。”

拂云叟咬着后槽牙:“我等行善多年,轮回转世多少也能受些照拂,可那混账为了立威,却用污秽之物浸染我等。”

这几个树精的想法跟孤直公略有不同,他们行善就是为了有所回报,无论是受天庭赏赐还是积累功德都可以,这辈子用不了,那就留着下辈子用。

他们的心情大概就是辛辛苦苦存了一辈子钱,成天琢磨着该怎么花,临到老时却被贼人给抢了,那比杀了他们都心痛。

“幸好有天君降临。”孤直公眼中涌现畏惧:“若是等到我几人被污秽彻底浸染那天,那群受我等教诲的幼童,眼睁睁看着这几个先生跑到县城里捉拿凡人去吃……”

想到这里,老人突然有些不寒而栗。

他活了千年,最后却要被人当做言行不一,人面兽心的畜生。

“天君是带着兵将来除妖的吗?”杏仙期待的看过去。

“若是这样,天君可得跟仙人们多要点兵将,那妖王凶煞至极,背后更是和诸多势力有千丝万缕的关系,它甚至还朝着我们问了关于那鹿妖的死讯。”

凌云子不敢明说,只能借此话提醒青年。

知道鹿妖死在了荆棘岭,说不定也是那灵胎宝宴的座上宾,拿捏几颗老树的举动里,多少带着点报复的意味。

沈缘静立崖边。

突然想起了鹿妖死的时候,那道稍纵即逝的气息。

也是从那个时候起,灵胎宝宴突然取消了十余年,抛出了更吸引人的东西,想要聚拢更多的大修行者。

“想要吓退我?”

沈缘闭上眼,脚下祥云汇聚。

他当初带着江云韶寻遍了整个祭赛国,或许会被误以为是受仙庭差遣。

即便如此,那老怪在消停一段时日后,依然敢放出话来,要重开宝宴,已经说明了很多问题。

看见沈缘陷入沉默,树精们神色复杂。

难道就连天庭也管不了那群孽畜吗,还是说不想管。

再抬头时,青年已经消失在天际。

……

岭谷县。

六道身影神情各异的站在县城外等候。

李龙嘴唇翻动,嘟囔道:“一走就是一晚上,招呼也不打一个,谁知道要等多久……”

虽还是在抱怨,但在看见过青年驾云以后,他话音里的责怪明显少了几分,更多的是无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