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一十六章 找凶手报仇雪恨(1 / 2)

对于导演突然转换镜头这一点。

直播间的观众们那叫一个火大,特别是再加上看到了现在的剧情,更是为小男孩小空的安危感觉担心。

“导演绝对是个心机男,偏偏在最关键的时候切屏,这种操作也不是一次两次了,不就是为了吊我们的胃口么。”

“有一说一,电视连续剧吊我们胃口我就忍了,可你一个直播节目也这么吊胃口,简直让人感觉抓狂的不得了。”

“是啊,电视连续剧我还能拖进度条,这个我就只能够等着干着急,没有两年阿兹卡班进修经历干不出这么黑心的事情。”

“好担心小男孩的安危哦……不会对小孩子动手吧?”

“国家规定了的任何综艺影视剧里,都不能出现有小孩子被杀的剧情,想来《最强推理》应该还不敢触碰规则。”

“虽然知道因为国家规定,小男孩不会被杀,但如果是遇害受到重伤,那也是一件让人很难受的事情呀。”

“我盲猜动手的人是女幼教的灵魂,她对于小空的执念很深,所以化作了厉鬼,势要将小空带到阴曹地府。”

“你今天起床之后没吃药吧?这里是推理剧场,不是鬼片剧场,串台了好不好,而且你这剧情简直烂透了。”

“国产烂片都不敢这么拍,你这剧情比我年轻还老。”

“话说回来,刚才那双手,白皙的很恐怖,确确实实像是一个鬼,你们谁看到了刚才那个地方是谁的家?”

“没有注意到,不过四楼就那么几户人……原来幕后真凶是住在四楼,这还真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了。”

“不一定,也没谁说了,对小空出手的人,就是幕后真凶,这公寓里都是变态,还隐藏了一个炼铜术士也说不定。”

“炼铜术士的话,对小男孩下手,也就是说是个女人喽?”

“4楼的女住户应该只有两个人吧,住在401室的红姐,还有住在402室的女会长,首先排除女会长。她毕竟当时还在张叶的家里面,不可能有影分身的技能,也就是说下手的人是红姐喽?”

“现在看来八九不离十,就是那个神神秘秘的红姐。”

“你们真是够够的了,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?谁给你说了是炼铜术士下的手,就不可能是其他的人了吗?”

“对啊,也有可能是外科医生,或者是住在404室的it男吧。”

“你们不要抄了,我倒放了好几遍,以0.3倍速观看,看到了一闪而逝的门牌,抓走小空的人是402室!”

“402室?靠!什么鬼!女会长的家?”

“女会长不可能下手吧,这又不是鬼片或者玄幻剧,女会长人在张叶的家里面,怎么可能又同时在四楼出现对小空下手。”

“女会长不能下手,不代表女会长老公不能下手啊。”

“可之前女会长不是说过,她老公在单位上工作么,又不在公寓里,怎么可能对小空出手嘛。”

“你是真傻还是装傻,别人说什么你信什么,明显女会长在说谎啊,她和路晓本就不是什么省油的灯。”

“对啊,女会长和路晓都有不同程度的说谎,虽然现在还不知道原因,但我的直觉告诉我她们肯定有点问题。”

“何止有点问题啊,这三个人组成的姐妹团里面,路晓和女会长两个人,绝对有很大的问题。”

“就算你么你这么说,我还是觉得那只伸向小空的手,绝对不是女会长的老公,之前女会长的老公出过镜。

他就是一个皮肤粗糙,色泽也发黄的老男人,哪里有那只手那么白皙嘛,涂了bb霜手臂都不可能那么的细腻。”

“你如此说来好像地确是这么一回事,可排除了女会长和女会长的老公,那个房子里也没有住有其他人了啊。”

“也可能是去女会长家里探查消息的幕后真凶?”

“绕来绕去又绕回幕后真凶了,这个暂时我们不可能知道,但我们可以断定,数学女和会长都绝对不是什么白月光和宝藏女孩。”

“嗯?白月光?宝藏女孩?这让我想起了我的曾经,我也遇到过白月光,我也遇到过非常精致的宝藏女孩。”

“您就是传说中的渣男始祖陈老板?”

“陈老板我知道,他在人生的十字路口,纠结于选择宝藏女孩楚人美,还是非常优秀的白月光贞子小姐。”

“哈哈哈,好一个楚人美,好一个贞子小姐,你怕不是想要笑死我,然后继承我的蚂蚁花呗和芭芭农场。”

“所以你的芭芭农场和蚂蚁花呗又赢回来了?”

“那是必须的,我继承出去的东西,最后必然继承回我手里,这是一个闭环,一切早就在我的预料之中。”

“话说你们的话题越来越歪了,还有没有人担心小空了啊。”

“其实相比较小空,我更担心的是张叶,被你们刚才那么一说,我才反应过来张叶的姐妹团何止是塑料姐妹团啊。”

“对啊,三个人里两个都有问题,我想知道张叶在知道真相后,到底会产生多么巨大的心理阴影面积。”

“若是幕后黑手在姐妹团里那就好玩了。”

“之前分析帝不是列举了很多证据,已经说了路晓有很大的嫌疑么,若真是路晓是幕后真凶张叶估计得吐血。”

“所以,合理的形容词应该是,张叶是混进狼群的二哈?”

“好贴切,你这形容好贴切。”

……

观众们自然知道小空这个演员不会出事。

也知道碍于国家规定。

小空扮演的这个角色最多只可能是重伤。

所以。

到了后面。

他们的话题就又回到了谁才是幕后真凶上面。罕见的没有开车,中途虽然偏离了一下话题可还是拐回了正道。

难能可贵。

在弹幕里观众们各种发表意见聊天打屁的时候。

直播间的剧情仍旧在继续发展。

小空的母亲单身妈妈,指挥着搬家公司的人,不断的搬运自己房子里的家具,这种情况自然必须用到电梯。

她小心翼翼的走近电梯,跟着搬家公司的人,重新回到了三楼。又是一堆家具,在她的护送之下被搬运下去。

再次回到了一楼的大厅当中。

此时。

镜头并未跟随对于小空不见了,一点察觉都没有的单身妈妈,而是跟随着刚好从外面走进来的两个人来到了二楼。

他们是李强的儿子和女儿。

来到二楼后。

自然是径直去往了李强的的住所201。嗯,严格来讲是李强身前的住所,现在的“李强”已经变成了他们捧着的盒子。

这个盒子自然就是骨灰盒。

不过。

里面的骨灰其实就只是一些蛋白粉而已,并不是真正的骨灰,毕竟,李强这个演员本身又没有真正的嗝屁。

昨天晚上还在导播室吃了半斤肉。

哪里会来的骨灰呢。

拍摄综艺嘛。

也不会使用真正的骨灰,看起来比较像就行了。现在这个骨灰盒里所谓的骨灰,就是道具组在导演的健身房顺来的蛋白粉。嗯,别看导演体型看起来略胖,但其实人家还是有在健身还在吃蛋白粉呢。

“回来了。”

钥匙转动门锁的声音响起后。

李强的儿子和李强的女儿走进了大门之中。

屋子里冷冷清清,带着几分凄凉的味道。李强生前所研究案情的白板,还屹立在那个客厅的中央位置。

可惜。

上面的信息早就不知道是被李强,还是被某个偷偷潜入过这里的家伙,给清理的只剩下了一些没用的东西。

甚至于还不如张叶家里面的白板。

“怎么样,有没有稍微习惯了点这么小的房间。”李强的儿子将李强的骨灰,放在了位于房屋一脚的灵堂上面。

给一个酒杯里倒满了白酒之后,就一边将白酒放到了遗像前方,一边用略带苦涩的语气对着骨灰盒开口说道。

他自然不是真的能够跟死者对话,而是一种人们在亲人死后聊以慰藉的方式,假装是能够跟死者进行交流。

“有什么习惯不习惯的,我们可是给他烧了好多别墅去,想必,现在爸爸应该住的地方非常宽敞吧。”

李强的女儿走向了冰箱的位置。

也是在自我安慰。

虽然看起来是漫不经心的样子,可语气当中还带着几分哭腔,显然,此时的漫不经心只是一种伪装而已。

“是啊,还有十多个美女,要累坏他了。”李强的儿子强笑了一下,说了一个不正经的玩笑想要逗笑妹妹。

可惜换来的只是妹妹的一个白眼。

|“别喝这个了,大白天的喝什么白酒。”

李强的女儿拿走了自己哥哥手中的就酒杯,还有那个被放置于旁边的酒瓶。在跟李强倒酒的时候他也给自己倒了一杯。

“你这拿的是什么?”

李强的儿子看到自家妹妹,拿走了自己的酒之后,又端着一个盘子走了过来,不禁是露出了疑惑的表情。

“他最爱吃的东西,韭菜盒子。”李强的女儿声音沉重的回了一句,将自己手中的盘子放置在了遗像前面。

顺手端走了上面的酒。

“怎么看起来刚从冰箱里拿出来一样。”李强的儿子很是古怪的问道。虽然祭品一般是会用冷饭之类的东西。

可他没听过冷了的韭菜盒子能当做祭品。

更别说是从冰箱里拿出来的了。

“你倒是现炸一个给爸爸端出来啊,吃凉的东西对身体可不好。”李强的儿子说的话就像李强还活着一样。

让观众们感觉怪异的同时,不禁也是有些可怜这两兄妹。都还不是什么大人的年龄,就有承受这么一个痛苦。

“蠢货,爸爸他最喜欢吃的就是冷餐了一个晚上之后,韭菜盒子那软软的口感,他说他吃多少次都不会吃腻。”

显然相对于儿子而言,女儿更为了解父亲一点。

要么怎么说女孩是父亲的小棉袄呢。

李强的儿子听了之后,也是因为自己不了解李强,而感觉到了几分愧疚,表情接连不断变化了好几次。

最后停留在了李强的遗像上面,语气充满了复杂的说道,“到底是谁杀了爸爸,我们一定要为爸爸报仇。”

这倒不是在转移话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