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九章 悲欢不相通(1 / 2)

“方大哥,能否让我仔细看看?”

方言轻轻点头,伸手递过那两枚暗器旋镖。

抚摸着旋镖上简单朴素的纹路,又仔细查看过大小形状,秦云这才冲着众人缓缓开口。

“我见过这种样式的暗器。”

方言应声询问道:“在哪?”

秦云目光环视四周,犹豫了片刻后,压低声音道:“早些年间曾在家父书房中看见过这样造型的暗器,当时还小,便缠着父亲苦苦索要。”

“可无论我如何软磨硬泡,父亲就是不肯松口,甚至还阴沉着脸将我训斥了一番。”

秦云目光变幻,停顿片刻后,又道:“后来我才知道,那枚暗器乃是出自鬼宗门下,阴邪至极,若非当时事出有因,父亲断然不会接手此物。”

“鬼宗?”

少年与方言二人同时抬头,皆面露惊诧。

秦云一头雾水点了点头。

他并不知晓少年众人在龙潭县乃至初入青州时的种种经历,即便听过几人口中只言片语,仍对内情知之甚少。

至于鬼宗与几人间的恩怨纠葛,甚至连少年这个所谓局中人都理不清头绪,更别提置身事外的秦家少主。

“秦公子所言当真?”

方言并非对秦云抱有怀疑,只是依照其方才所述,毕竟时隔多年,难免会有些记忆上的偏差。

在鬼宗这件事上,马虎不得,更大意不得。

“秦某不敢欺瞒前辈,当时虽年幼懵懂,可对此事印象颇深,历历在目。”

方言微微颔首,目光又落到那两枚旋镖之上,不知在思考些什么。

“方大哥……”

少年欲言又止,试探着轻唤了一声。

“呵,哪有那么巧的事儿。”

方言笑着摇了摇头,目光如初,面色淡然。

“耗子,现在感觉怎么样?”

“这点小伤,能有啥大问题。”

灰耗子咧嘴一笑,看上去恢复了些精神,已无大碍。

“耗子已经拿到了一块令牌,不过按照他目前身上的伤势,恐怕短时间内无法再登台对擂。”

方言目光扫过众人,最终停留在不远处一道时轨上。

“开阁至今已过去近三个时辰,按照九雲轩内的规矩,盛会自开阁之时起,不分昼夜,接连三日,期满闭门,依令行事。”

“话虽如此,可越到后面变数越大。想要毫不费力层层直上,无异于痴人说梦。”

秦云频频点头,对此颇为赞同。

“那依前辈的意思?”

“跳阶。”

方言毫不犹豫开口道:“若想在闭阁前登上九层,至少也要保证持有一枚跳阶令牌。”

少年下意识发问道:“是要在那云梯擂中登上最后一座擂台取胜?”

“文武金银斗,各有各的规矩。”

“想要拿到跳阶令牌,远不止这一种方法。”

少年点了点头,又忽然满面疑惑道:“既然想要尽快登阁,随便在三十二擂中挑上一座,拿了武斗令便是,何苦非要一路登台打到最上面那座?有这时间,想必在第三层中也能拿到前往第四层的凭证。”

方言忽然叹了口气,忍住笑意道:“难不成就你小子能想到这些,别人都个个呆傻不成?”

少年一头雾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