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35章 镇压(1 / 2)

无名一步步走上山去,越走,那心中奇异的激动与不安便越强烈。

终于,他走到了山顶,这圆丘状的山上,长满了低矮的草木,有不知名的野花,绚丽地开放着。

除此之外,一无所有。

但是,无名却像是有什么东西牵引着他似的,他直勾勾地盯着那丘状山顶的中心位置,一步步地走了过去。

地面开始波动,先是草木繁茂的地面像波浪一样开始起伏,然后,他站住了,四周的泥土开始沙化,无名就那么站在地面上,被一寸寸地陷进沙中,仿佛一个孤独的旅客,落进了沼泽。

无名没有挣扎,因为他莫名地感到一种安全感,仿佛那将他陷入地下的流沙,绝不会害他的性命,反而每一粒沙,都似乎在无声地呐喊、欢呼,仿佛在欢迎着他的到来。

小腿、大腿、腰部、胸部……无名满脸期待的神色,丝毫不做反抗地,沉入了沙窝之中。

然后,地面慢慢恢复了正常,草青青,花正艳,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。

天柱十二峰,但只有最高的一峰上有人住。

大厅很高大,但很有巫族的特点,不讲究奢华,没有金碧辉煌的陈设,大厅和殿柱都用巨大的石块垒成,很有上古巫族建筑的风范。

突然间,大厅一阵的震颤,巨大的石块发出吱吱嘎嘎的声音。

狂猎诧异地抬头看去,喃喃地道:“究竟发生什么事了,这是第二次了。”

坐在上首的是一个极富魅力的中年人,长发披肩,一袭布衣,但神情清冷,五官英俊,宛如一位高贵的王子,和在南疆曾与陈玄丘一战的孟楚一模一样。

而他,正是楚梦。

听了狂猎的话,楚梦微微一蹙眉,道:“第二次了?

第一次是什么时候?”

狂猎淡淡地瞥了他一眼,道:“老饕餮死的前几天。”

楚梦疑惑道:“封印松动,和饕餮之死,本不该有什么关系啊。”

狂猎道:“当然没关系,上一次封印松动,是饕餮死的前几天,只因为那次封印松动没两天,饕餮的大限就到了,所以我记得时辰。”

楚梦想了想,道:“也许是岁月悠长,镇压阵眼的法宝神效已经不那么足了,你再取两件法宝,各自镇压于‘开天’‘辟地’两处镇眼,以防不测。”

狂猎冷冷地道:“不劳吩咐,我知道怎么做。”

狂梦沉声道:“来人!”

须臾,一个只比他壮硕狂野的形象稍逊的昂藏大汉掠进了大厅,对坐在上首的楚梦视而不见,只向狂猎拱手道:“尊主!”

狂梦道:“钰琅玕,你去宝库中,选两件土属性的法宝,分别沉入开天峰和辟地峰,以镇压封印。”

钰琅玕恭声道:“遵命!”

钰琅玕转身飞奔而去,狂猎回身对楚孟道:“不知上仙的伤势,还有多久痊愈?”

楚梦淡淡一笑,道:“不打紧,就算死了,也不过是费了一具分身。

再修炼个千八百年,便能再孕育一具。

我之所以不出去,是因为,我绝不能以本来面目,直接插手人间之事。”

狂猎讥诮地道:“你是上仙,神通广大,又怕什么呢?

“楚梦道:“你以为,三界之中,就没人想趁火打劫?

“狂猎目光一闪,道:“哦?

是什么人这么不开眼,敢在天庭神威之下,想浑水摸鱼?”

楚梦叹了口气,道:“西方极乐天,一直图谋扩大势力,封神大劫时,他们就火中取栗,很是占了便宜。

如今听说他们的两位圣人要再立新教,也不知有何图谋。

还有那魔道,他们以戾气杀气厌憎之气增长修为,所以,巴不得天下大乱,也得小心他们趁乱掺和。

所以,我必须做好万全准备,绝不能轻易以本相出马,不然一旦被他们坑了,留下把柄,后果不堪设想。

“狂猎冷笑道:“怕天庭假仁假义的真面目,被世人识破?

“楚梦瞟了狂猎一眼,淡淡地道:“天庭在,三界才稳定,万千生灵才能各安其命。

有时候,手段只是为了一个更好的世界。